教協歲月

偉華茶座■馮偉華

七三年文憑教師薪酬事件,華叔創立了教協,帶領一眾校長教師走上了獨立工會運動之路。我有幸於二零零四年開始加入教協理事會,與華叔、張文光、潘天賜、區伯權、李麗明、趙志成、陳漢森、徐漢光及一眾理監事共事,共同奮鬥,捍衛會員權益、爭取改革教育和維護社會公義。華叔曾跟我說,教協十分團結,是個做到事的組織,從這十多年的參與經歷,我深深體會到。


華叔曾將教協會的工作比為一個國家,「農業、輕工業和重工業」需均衡發展。教協的「農業」即教師的職業保障和權益爭取,做不好則吃飯也出問題,因此我們投放大量心力去團結會員、捍衛權益和爭取合理待遇,我們成功抵擋了「一筆過撥款」,讓教師薪酬待遇得到保障;我們「反縮班殺校」,穩住了老師的工作;還有反對「常額合約」、爭取舒緩教師壓力、提升學位教師比例等等,透過這些權益爭取工作,有效地提升了會員的向心力和團結性,現時我會的會員人數,連同榮譽會員,總數已超過九萬九千人。

教協的「輕工業」即會員福利服務和文康活動,這方面做得好則會員生活豐富,會也可以積累資金,以供發展。經過多年努力,我們已拓展了多元化的福利服務,最有名的是價廉物美的超級市場,還有中西醫、牙科、物理治療、保險等服務,以及各類型的專業發展課程和興趣班,滿足會員各方面的需要,現時我們擁有三個自置會所,面積達五萬平方呎,另外亦在將軍澳租用了會所,為會員服務,我會現時的年營業額,已超過三億五千萬圓。有了鞏固的財政基礎,教協會便能堅守獨立路線,不受外界制肘,並能支援其他民間組織的工作。

教協的「重工業」即教育專業的發展和社會事務的參與。自創會以來,教協會就不單只是一個工會,更是一個取提升教育質素和倡議改善教育政策的專業團體,遠的有反對升中試、推動中文運動、金禧事件等,近的有關注和監察新高中學制、改善校本評核、爭取減輕學生壓力和取消小三T S A等,讓教協成為推動教育專業發展的重要一員。教育以外,教協亦積極關注各項社會議題,如反對大亞灣核電、保衛釣魚台、平反六四、爭取雙普選等等,教協是一個立足公民社會、遠離權勢、支持社會公義和積極爭取民主的民間組織。

我很喜歡教協這三重定位,也享受與一群志同道合的理監事、工作人員和職員團隊一起為理想奮鬥。不過,如果沒有一眾會員的長期支持,教協會也不會有今天的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