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補課成為常態

飄流教思■陳曦彤

春季來臨,也是中六生告別校園的日子。說是告別,但不少同學仍會回來補課練卷。以筆者為例,就約了他們回來做卷解題,做完即解再試改前後三小時,下課後再花上另外三小時批改,感覺跟正式上課時其實分別不大。

筆者很幸運,任教過的學校皆容讓師生有一定自由度自訂補課時間長度,沒有強制性補課這回事。因此,教師可因應學生的進度、能力差異甚或個人日程等等安排補課時間,促進教與教效率。這種類型的補課,由於學生有權力參與決定(我甚至會讓學生公投或提議補課內容),學生的參與動機一般較高,表現及氣氛也屬上佳。

可是,筆者亦聽聞過不少學校為確保學生成績達標,強制性要求全校在長假期回校補課,猶如上課天一樣朝九晚四,理由為學生在家不會自主學習,要由教師督促云云。這種辦學理念,先不論其成效是否顯著,即使短期內對成績有所幫助,長遠也會犧牲了學生的學習興趣,以及錯失培養自學能力的關鍵時機。在提倡終身學習的現代教育而言,可說是倒行逆施之舉。

筆者擔心,這種「盲補」的熱潮,在操練文化及家長外判心態盛行下,慢慢會成為學校間的主流政策。尤其在高中階段的補課,美其名為協助學生預備文憑試,但卻變相扼殺學生社交體藝領導等等各方面的成長,在學校在香港而言,亦必然是弊多於利。要抗逆這股趨勢,單單依靠被動的前線同工及重視績效的管理層並不足夠,教育局必須有所干預,例如要求學校上報補課時數及向嚴重學校了解情況,方足以遏止「盲補」成為主流,還學生多元平衡的校園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