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琅

聽雨軒閑話■陳仁啟

來到晉江龍湖衙口村,這是施琅的故鄉。衙口原名南潯,清初施琅平定台灣,被封為靖海侯,於是在村內建家廟、侯府等八座相毗連的龐大官邸。周邊村民挑擔至府衙前做買賣,遂成市集,「衙口」因而得名。

施氏大宗祠為施琅所建,坐北朝南,氣派不凡。為五開間三進閩南硬歇山頂皇宮式建築。身置其間,頓覺庭院深深。紅磚古木構成的房間佈列整齊,難以數算。午後冬陽穿過簷蓬,印在橘紅色的地磚,繪出齒狀的圖案,頗有古樸味。祠中大廳闢為「施琅紀念館」,陳列展品,但不甚吸引。

祠前有花崗岩砌成的宏大廣場。這天有一位施太夫人正在辦九十歲大壽,筵開百席,把整個廣場都擠滿了。此時官蓋雲集,響亮的廣播聲傳來某全國政協捐出百萬元作慈善用途的宣布,然後一陣熱烈掌聲隨起。廣場西邊,建置一座座社會賢達歌頌施琅功德的紀念碑。我赫然發現其中有香港梁前特首立的「民族英雄,丹心永照」和中文大學沈校長立的「施令艟艫衛國疆,琅軒殿堂銘功勛」二碑。衙口施氏在香港、菲律賓,以至東南亞富甲多方,在這廣場上可見一斑。

村子的東邊是深滬灣,一帶又寬又長的大沙灘圍繞大海。在灘上走,也要幾百米才碰到海水。狂放的海風,伴隨著響亮的浪聲,不禁令人想起,就是這樣癲狂的海,練就了閩南人的冒險精神。灘上豎立一座接近二十米高的施琅石像。他兩手托垂下的劍柄,一臉嚴肅地望向台灣海峽。

施琅原為同是閩南人的鄭芝龍及鄭成功父子的手下。當時滿清侵略中原,鄭成功退守台灣,以保漢人政權。施後因與鄭氏有「微嫌」,其父及弟為鄭氏所殺,而叛投滿清。投清後,他力主攻打台灣,於澎湖一役重創鄭氏劉國軒軍隊,鄭氏後主鄭克塽見大勢已去而降清,漢地盡歸滿人統治。

從滿人統一漢地的角度而言,施琅確是大清帝國的大功臣;從民族主義的角度言之,他卻是協助韃虜滿人、出賣國家民族的大漢奸!稱他是統一的功臣尚可,稱他是「民族英雄」則未免對歷史無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