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局應以公務員職位
取代有長期需要的合約僱員崗位

立法焦點  ■ 葉建源

回歸後不久,政府部門及公營機構便開始推動職位合約化,教育局轄下的官立學校同樣受著這種職位合約化的風潮影響,多年來更是最多合約僱員的首五個部門之一。面對公務員和議員多年來的批評,當局在2006年起開始檢討有關情況,並開始以公務員職位取代合約僱員崗位。

整體而言,政府部門的合約僱員是持續減少了,由2006年的高18,537名跌至2017年的10,380名;然而在教育局內,官立學校的合約僱員數目並沒有持續減少,反而有上升趨勢。2013年,教育局的合約僱員有909名,到2016年已經有935名,2017年的最新數字更是984名,當中主要增幅源於「以各項撥款或津貼聘用來應付有時限或屬季節性的服務需求」,由2013年的404名增加至2016年的463名,升幅達一成五。這些津貼包括學習支援津貼、學校發展津貼、資訊科技人員支援津貼等。

官立學校的合約僱員上升

上述這些津貼推行多年,而且學校有長期需要運用該筆津貼以向師生提供相關支援,從因應這些津貼而聘請的非公務員合約僱員數目逐年上升可見,學校需要長期聘用相關人員。我多次在立法會的相關事務委員會會議上重申,既然這些職位有長期需要,亦包括一定的技能專業,按合約條款聘請無助教師累積教學經驗及技能,影響教與學的穩定,並有可能打擊員工的士氣。今年一月,我更趁當局在發表《財政預算案》前,致函當局要求盡快以公務員職位取代教育局有長期需要的合約僱員崗位。

可惜《財政預算案》未有回應我這項要求。當局回應,官校在合約僱員轉為常額教席上已有進展,在2016/17及2017/18學年已有29所官立中學將其中52名合約僱員職位轉為常額教席。然而,從教育局整體合約僱員人數變化而言,52名明顯也無法遏止升勢,換言之尚有大量職位處於合約化的不穩定處境。

今年《財政預算案》教育經常開支佔政府總開支的比例為20.8%,是回歸以來最低的一次,1,137億教育開支中有超過四分一更是非經常開支,比例是歷年最高,這些開支中便包括上面提述的各項津貼。因此,要減少非必要合約職位並以常額取代,除了涉及教育局及公務員事務局外,更需有財政司的參與,一同檢討有關財政撥款安排,才能還教師一個穩定的工作前景,教學質素才會保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