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SA的話語權和決策權

教協焦點 ■  出版部主任 陳國權

教育局小三TSA改良方案有一條尾巴:「捆綁式」把「全級參與」與「學校報告」作為硬性規定,觸發校園不同持分者的意見衝突。那麼,學校當局到底如何徵詢校內各持分者的意見,怎樣疏理意見的分歧,從而合乎情理的處理,報考TSA呢?

平情而論,這是教育專業上的考量和判斷,同時也必須照顧家長意願。 那麼,這是取決於辦學團體的「一鎚定音」、個別學校校董會的「集體決定」,還是校內校長和老師的「討論結果」,以至順應學生家長的「意見取向」呢?

須知教師是學校教育專業服務的提供者,家長是服務的享用者,兩者同時,尤其是前者,對學校的學與教和運作都應該有一定影響力的話語權和決策權,更遑論在校政民主化發展過程中,教師和家長的「充權/賦權 (Empowerment)」至關重要!

因此,教師和家長必須爭取確立一個處理小三應考TSA的「諮詢機制」,掌握專業的話語權和決策權,以免落在個別團體或個別人士手中,偏離教育專業主導的重要原則!

按:此文為筆者刊於《立場新聞》〈你有尊重過教師和家長在報考TSA一事的話語權和決策權嗎?〉一文的刪節版(13/4/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