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學輔導教師來函

編按
政府於《財政預算案》宣布於全港小學推行「一校一社工」,惟新政策涉以社工取代現有的小學輔導教師,對現時小學輔導服務的延續性帶來重大影響。教協早前召開會議與70位小學輔導教師及輔導人員商討方案(詳見今期中小學版頭版),並去信教育局局長要求約見。為了讓讀者對這議題有更多了解,本期《教協報》特刊登兩篇有關小學輔導服務的來稿。

*文章只代表作者立場,教協的立場書請見新聞稿

小學及幼稚園應如何配合推行「一校一社工」?

談小學輔導服務的前世、今生和未來的任務

王惠瑛 前中學輔導主任及小學學生輔導教師,現職香港教育大學幼兒教育學系兼任講師

2018年度財政預算案公布增撥1.38億元加強及優化小學社工及輔導服務,並透過獎券基金撥款約5.04億元分階段由社署統籌為幼稚園及幼兒園提供社工服務。據不同消息報道,小學可選擇合適校本情況的輔導服務:
方法一: 運用資助聘請一位持有學位的註冊社工,並可獲「監督費(supervision fee)」。
方法二:可繼續聘任現時服務的學生輔導教師(Student Guidance Teacher,簡稱SGT)。學校如想選擇第一個方案,則須「騰空」原有的學生輔導教師資源。

2002年前,小學輔導服務由公務員學生輔導主任(SGO)及由津貼學校自聘的學生輔導教師(SGT)負責,並由教育署直接提供職前及在職專業輔導訓練,以推行校本輔導計劃。自2002年起,學校可選擇以一筆過「學生輔導服務津貼」聘任輔導人員(SGP),即社工或已受訓的輔導教師;或繼續由SGT推行「全方位學生輔導服務」。

2002年後,除新辦的小學外,不少辦學團體由於難於聘任合適的人選接替退休或離職的SGT,亦可能因辦學團體選擇,已改為領取一筆過撥款。事實上,2002年後新入職的SGT門檻甚高,包括須有教師資格及曾受專業輔導訓練,並有最少三年任教小學的經驗。除學生個案輔導外,SGT也能為學校訂立有關學生支援及輔導政策,並申請及調配資源幫助弱勢的學生;他們與家長更建立多年的關係,對預防和識別學生及家庭的問題,貢獻良多。

(一)對小學輔導服務運用津貼的意見
正如教育局宣稱,學生輔導服務的質素,是在於學校內教師與社工有緊密的協作,因此新撥款不單應該只用於外判輔導服務及聘請駐校社工,更應直接幫助所有學校安排專責主任成為輔導主任負責及統籌學生輔導工作。經過多年的經驗,SGT不單能勝任帶領學校的輔導工作,更可向非聘用SGT學校的教師分享經驗。由於教育局已停止培訓學生輔導教師,撥款應全數資助所有小學安排專責主任或教師於指定限期內修讀專業輔導證書課程,成為1加1的組合,以補社工教育專業訓練之不足。額外撥款亦可用於聘用代課教師讓全校老師有機會進修學生輔導課程或參加研討會,才能真正推行「全方位學生輔導服務」。對於繼續聘任SGT的學校,也應有相等的「學生輔導服務津貼」及「監督費」,增加社工人手,培訓輔導組的老師,以強化輔導團隊及確保輔導質素。

(二)對幼稚園/幼兒園輔導服務運用津貼的意見
除提供駐校社工外,亦須增加資源培訓幼師及校長對幼兒及家庭輔導具基本認識,才有助及早識別問題,進而在日常課堂中,加入增加幼兒情緒控制、社交等元素,及與社工一同推行家長教育。幼稚園/幼兒園校長/主任亦應接受資助修讀學校輔導課程,以配合駐校社工的輔導工作,才能達至協同的作用。同時,教育局的訓育及輔導組應同時安排幼稚園服務的督導人員,以與社署互相配合,幫助幼稚園/幼兒園建立成熟專業的輔導服務。


「一校一社工」小學輔導服務真優化/真憂化?

真優化小學學生輔導 SGT 大聯盟

三月起,官員就「一校一社工」之安排放風,我們一群學生輔導教師(SGT)才驚覺這新模式,不但未能優化輔導服務,反令我們憂心忡忡。為讓公眾了解問題所在,認清政策背後的流弊,希望借本文釐清我們的期望與憂慮。

香港的小學輔導服務

小學輔導服務自八十年代初,就設學生輔導主任(SGO)負責校內的輔導工作;其後,按《第四號報告書》建議,92 年推行「學校本位輔導方式」,文憑教師可晉升為 SGT,專責統籌全校的輔導工作。SGT 須具教學經驗,並具多年的專業輔導培訓。他們既認識學校的情況,能夠與教師協調,也了解學生在學習和成長上的需要,集管理者、教育者、支援者及輔導者的角色於一身,95/96 學年大約90%的小學已採用校本輔導方式。多年來,SGT 有效地執行職務,令小學的缺課率輟學率和學生自殺等,一直處於低水平,親子及生命教育的成效顯著,可見 SGT 協同校內各老師付出的努力,卓有成效。

小學輔導服務的不穩定因素之源起

這模式在 02 年出現轉變,當時因經濟不景,時任特首董建華提出「共渡時艱」方案,推出全方位學生輔導服務,以撥款模式聘請社工或輔導員(SGP),把原本常額 SGT 等職位凍結,又結束了當局對 SGT 提供的培訓和督導,造成 SGT 數目不斷減少,換上低薪短期合約流失率大的 SGP,因這屬外判職位, 穩定性大打折扣,服務成效大受影響。特別在「細校」,沒有專職的 SGT 統籌及協調校內外資源, 讓重擔落在前線教師身上,自然令他們百上加斤。

但當局在 4 月 9 日「一校一社工政策正面睇」網頁文章(下稱「正面睇」)中,竟稱「在這模式下,沒有聘用 SGT 的小學一直都有效支援學生,協助他們成長」。難怪我們於較早前約見副常任秘書長胡先生,了解具體政策安排時,局方表示所有教師現已掌握輔導工作,不必再用 SGT!這跟其後當局向傳媒說「 SGT 已完成歷史任務」,同出一轍!然而,在未曾檢討整個小學輔導服務之前,局方究竟從何得出這種結論?實欠公眾一個交代!

近日一些虐兒事件,均發生於沒有 SGT 的學校。當然這不能因此便推斷沒有 SGT 是一切問題的因由,但至少可以提出一個疑問:沒有 SGT 的輔導模式之下,學校是否一定能夠有效支援學生,協助學生成長?

據2016年社總的調查結果:超過 1/4 的 SGP 因學校人士關係複雜而離職,可見一位不同專業的外判同工,要與教師有效協作,實在不是容易的事,極需要良好的協調和統籌方可達致。
我們相信政府在財政充裕下,能趁機撥亂反正,以原初穩定性較高的常設 SGT 職位,並增設穩定的社工服務,消除業界所詬病的不穩定因素!

新模式可達致「真優化」抑或「真憂化」

在「正面睇」一文中,只強調學校可選擇保留現狀,雖表明不設期限要求轉用新模式,但我們未能就此接受,因為我們不是要保飯碗(註:SGT 的職位是常設的,不能無故解僱;即使被迫返回教席,我們亦能勝任,損失的只是累積多年的經驗,影響輔導服務),而是真正優化的輔導服務,為學生和家長提供最佳的支援!

現時一些「大校」裏,既有 SGT,也有社工,在協同效應下,為學生提供較佳的預防性及補救性的服務,這正是「多元專業系統合作」輔導模式的雛型,與世界其他先進地區,如美加台灣等地的輔導模式相近。然而,在新政策下,現有 SGT 會自然流失,最終只會被社工所替代,正如局方所言,現存的 SGT 都「完成歷史任務」之後,小學輔導服務便會由撥款外判所包辦。

我們的要求是:
1、全面檢視現行小學輔導服務,以多元專業合作模式,提供一位 SGT 加一位社工的編制;
2、宜重設一校一 SGT 職位,並提供培訓課程,重整 SGT 的專業團隊。

2018 年 4 月 10 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