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恨」能挑啟爭端

430冰室 ■ 何志偉

於剛過去的第90屆奧斯卡電影頒獎禮中,Frances McDormand (法蘭西麥杜雯)憑她在Three Billboards Outside Ebbing, Missouri (港譯《廣告牌殺人事件》)中的精湛演技,再次為她帶來奧斯卡影后的殊榮。在電影中,法蘭西飾演一個姦殺案受害者的母親。由於當地警方遲遲未能破案,兇手仍然逍遙法外,她認定負責調查此案的警長並沒有盡全力去辦案,於是,她花盡畢生的積蓄,在三塊早已被荒廢的巨型廣告牌上賣廣告,期望藉此向負責此案件的警長施壓,早日將兇徒繩之於法。

在電影初段,我相信觀眾都會對於法蘭西所飾演的母親寄予同情,畢竟,她的女兒慘死於兇案中,而兇手仍然在逃,甚至連誰是兇手,警方也毫無頭緒。所以,當這位母親作出一些舉動向警方施壓,也是無可厚非。但是,當故事繼續發展下去,這位母親對調查此案的警長的仇恨與日俱增,也因此開始採取一些越來越激烈的行為時,觀眾會慢慢將同情心轉移在調查此案的警長身上。甚至當警長因為不堪女主角所施加的壓力,而吞槍自殺後,這位母親並未因此而罷休,反而變本加厲,以汽油彈燒毀警署!

相信為了更具體刻劃電影中的人物性格,導演特意地安排女主角用偏激的方法去發洩內心的怨恨,但是,我們真的不能輕視「恨」所帶來的惡果,是何等的具破壞性。事實上,現實社會中,有很多兇殺案都是由「恨」而起。所以,作為教育工作者,我們不能忽視對學生的教導,讓他們明白「恨」的破壞性。誠然,老師們也不是聖人,我們也難免會在教學生涯中,遇到一些「不太可愛」的臉孔,因此,我們也要時刻提高警覺,要防避「恨」去掩蓋我們的心眼,以免讓下一代從我們身上學到如何去「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