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向教育,真的值得嗎?

教師創新手記 ■ 陶宇汶老師

自從學校決心推行正向教育,我心裡種種的疑問沒有停止過。學生憑甚麼入大學?是品行嗎?是價值觀嗎?還是考試的輝煌成績?你我心裡有數。

雖說「正向教育」能令孩子堅毅、積極地面對挑戰,意味著他們的學業成績應該亦有所提升,但是,心態需要時間建立,孩子的改變不是一朝一夕的。有哪位老師或家長不想孩子坐定定、聽教聽話,像海綿般將知識吸進去?花時費力和孩子溝通,建立關係,給他們機會嘗試、碰釘子、改變、改過,值得嗎?

因著「賽馬會教師創新力量計劃」,我有幸得到一個機會,和一班同工為學生發一個夢。當初我們看到不少學生在學習上經歷挫折,甚至覺得自己一無是處。因此,我們決定設計一個中一級創意價值教育課程,為學生創造空間,讓他們透過各種經歷,認識自己,發現自己的無限可能性,並建立正面價值,以至能夠勇敢面對生命中的挑戰。

「賽馬會教師創新力量計劃」十星期進修的所見所聞,以及參觀荷蘭及芬蘭學校時的得著,擴闊了我們的思維去突破現有的德育課框框,最後我們總結了四個重要元素成為新課程的特色:

  • 以正向教育PERMA的理念作基礎,透過不同媒介提升學生的創意,並發掘學生的潛能及興趣。
  • 讓學生透過Feel-Touch-Think-Act及反思,去明白同理心、感恩等正面價值。
  • From‘Me’to‘We’:鼓勵學生認識及肯定自己,但同時關注家庭、學校及社區。
  • 老師擔任成長型思維教練(growth mindset coaches)的角色,營造一個信任、開放、平等的課堂環境讓學生發揮。

整個課程分三個階段推行:

第一學段(9月至11月,共8堂):自我探索及了解
第二學段(12月至2月,共8堂):愛學校
第三學段(3月至6月,共8堂):愛鄰舍

全年二十多節,每節150分鐘的課堂,既要有趣味,又要達致我們的期望,談何容易?我們的社會不斷在灌輸著培育「人才」的觀念:成績卓越,循規蹈矩。在這倒模般大量生產「好學生」的教育洪流中,要給予孩子信任及自主的機會,相信他們不完美卻仍然創造各種可能,怎會一帆風順?

記得其中一位恩師說過:「要創新就預了碰壁,沒有別人的質疑,怎會是創新?」 我緊緊抓住這句話,突破了一個又一個的框框,學習放下自己,視每一個批評及質疑為學習的機會,並提醒自己,別為做而做,別忘記初衷。我發現這個計劃在改變學生之前,先改變了我自己。

有時我也會迷惘,我也會跌倒。但當想起那群天真可愛的笑臉,擁著老師追問下一節創意教育課會做甚麼;想起學生用心製作心意卡,多謝教他們做桌椅的工友及技術員;還有孩子們願意犧牲假期,回校粉飾班房的片段,我知道付出了的時間及心思沒有白費。我亦很感恩能夠在教育路上遇上一群不甘心的同路人,彼此鼓勵、配搭及提醒,一同為我們所愛的年青人發夢。


堅持、果斷、溫柔、開朗,出自孩子的口中,成為他們的一部分


既然愛學校,當然要粉飾自己的校園


學生的笑容,不止於在創作上,更在他們的臉上


關於陶宇汶老師
Miss To,英語及宗教科老師,任教於香港聖公會何明華會督中學;為人感性,看到學生的成長會感動落淚。「賽馬會教師創新力量」10星期進修期間,她經常強調「信任、開放、平等」的重要性,期望成就學生喜愛的正向校園氣氛。本學年起她於校內推行「玩.創.隨意門」中一級創意價值教育課程,以正向教育幫助學生發揮潛能,並建立同理心、堅毅、感恩等正面價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