嘆歌 — 被遺忘的漁歌

鑪峰新語 ■  長春社文化古蹟資源中心(CACHe)副執行總監  黃競聰博士

唱歌抒情,是人類共有的天性與才能;而不同群體因應生活環境、文化差異和口音變化,各自形成獨特的歌謠。這些表演藝術大多沒有文本記錄,全憑歌者口耳相傳;不過面對城市化的衝擊,具有族群色彩的歌謠正受到傳承的挑戰。水上人四海為家,多捕魚為業,他們其中一種常唱的歌謠稱為嘆歌。嘆歌可以獨唱、對唱、甚至數人對嘆,沒有固定形式,曲調基本是一個或數個,句子之間夾雜一些襯字。水上人特別在人生的重要階段,如婚嫁及喪禮場合演唱嘆歌,成為儀式中不可或缺的重要元素。最近筆者與Stella So合著《香港非遺便覽與實踐》,書中收錄了一首嘆歌,名為〈送嫁歌〉。歌者是現年七十六歲的黎帶金女士。小時候,黎女士家境貧窮,生活匱乏,聽祖母的嘆歌是兒時最佳娛樂。黎帶金十五歲,從澳門移居香港,自此登岸生活。接下來工作、結婚、養育子女,終日為生活奔馳,黎女士只好放棄唱嘆歌。直到她退休後,孫兒出世,才有餘閒重拾唱嘆歌的熱情,孫兒成為其復出後第一位「粉絲」。所謂「台上一分鐘,台下十年功」,現在每星期黎女士抽出幾個晚上到居所附近的公園練習,意外地結識了一班志同道合的老友記。對於她們來說,嘆歌不僅是娛樂,也是懷緬逝去時光的媒介。

〈送嫁歌〉是在新娘出發到男家前唱的嘆歌,其歌詞內容分為三部分,第一部分是希望新娘結婚後不要懼怕路途遙遠,記得時常返娘家探望。

大叻掰繒又唔近寨
欲願到嫂請艇開埋
又冇沙泥填大海
你搭車唔到搭船返來
落雨擔遮船尾望
見阿嫂泣手你換轉衣裳

另外,如有親友來訪,需要以禮相待,不可怠慢。第二部分唱出身為媳婦的責任,明白尊卑有序,行為要檢點,勤力做家務,細心照顧老爺、奶奶和丈夫。

我姑返家手麻纜又四幡看
我姑返家細心服侍家爺家娘
我姑返家頭髮光鮮又要打扮
叫姑返家唔好高裙尾受人彈
我姑返家日頭挨西又煮晚飯
我姑返家三餐要煮咪厭艱難
我姑返家細話細聽大話大聽唔再講
我姑返家勿聽人說話屈壞心腸

即使受到長輩的指責,也不可以記恨。第三部分則稱讚新娘懂得選擇結婚對象,嫁人家的大兒子。

我姑真心講實心話
又叫姑娘又講正話
問姑娘作邊度人家
我姑心水又清揀人大仔
我姑嫁人大仔樣樣俱齊
我姑返家就唔使愁
我姑返家住在大廈高樓

原來在漁民家庭中,大兒子擁有最大權力,享有財產的承繼權,祝福新娘日後必定生活無憂,可以上岸居住高樓大廈。嘆歌的歌詞通俗,不拘口語,表達手法樸實自然,反映出歌者的日常生活實踐。現嘆歌列入香港非物質文化遺產清單,屬於表演藝術類別。

備註:送嫁歌原夾雜「姑友娘呀兮」、「姑娘兮」等句,因篇幅所限未有盡錄。原汁原味版本可詳見《香港非遺便覽與實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