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照

Young TAG■田方澤

流年不利,早前一個小物袋不見了,內有三隻USB手指和兩個自己出生年份的硬幣,遍尋不獲。手指裡面沒有個人資料,倒是有沒有BACKUP的未完成的功課和文章,和好幾年的照片,算是損失慘重。
手機年代,幾年的照片數落幾千張,檔案有些是普通資料圖片、有些無謂照片,但真正和朋友老師學生合照的總不少。閒來無事會打開手指清理一下,準備去蕪存青後才BACKUP,但如今也不用了。

小時候很少用相機,也因為自己無錢買菲林(曝露年齡了)。高小初中時用來在活動偷拍暗戀的女同學(不是那種偷拍),到中四時才儲了二千多元買了一部數碼相機(幾百萬像素的),已覺得很高科技。

手機年代,萬事皆化為照片。有Instagram和Snapchat後,更是萬大事拍照。學生陸運會時拍照、聖誕節拍照、旅行拍照,一年幾次,一個高中過去,不知拍了多少張,而我的表情總是一樣的——不過也不重要了,反正就是把握每一個機會合照,甚至無事坐著也可合照。至於合照過後有多少是會翻看或儲存的?就不重要了。有閱後即焚之後,更多無厘頭的合照消散於網絡空間當中。照片留念功能似乎也少了。

看著手機成千上萬的照片,希望選留念的,更甚至有計劃過將中學至今的照片精選曬相,但如廝大工程,拖了幾年總是沒有做。沒有曬相,但數碼相的儲存也是一大困難,不是四處放找不著,就是擔心備份Harddisk故障;雲端呢,又總擔心私隱(其實也擔心不來)。結果拖拖拉拉留在手指,就一併不見了。被斷捨離了,也有點樂得輕鬆。

就像最近常告訴自己,愛若難以放進手裡,何不將這雙手放進心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