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推廣

思議行■葉建源

立法會教育事務委員會6月1日有一項關於閱讀推廣的議程,這無疑是一個討論校園閱讀推廣實施情況的良好時機。

要討論這個問題,得首先回看一段小小而曲折的歷史。自1997年起,政府便向中學、小學及特殊學校提供中文科、英文科兩項約8,298元至34,468元(不等)的「廣泛閱讀計劃」津貼,以給予學校用作購買圖書、期刊、多媒體閱讀材料及推行閱讀推廣活動。

但在2016年,教育局突然靜悄悄地取消了兩項閱讀津貼;圖書館教師自然對決策大表反對及無所適從,一些原定在暑假前已擬訂好的購書清單、閱讀推廣活動計劃亦因此被打亂。更重要的是,局方突然取消津貼會發放一個錯誤訊息:政府並不支持閱讀。這做法自然亦會影響學校的閱讀推廣工作。

其實早在千禧年初,政府就把「從閱讀中學習」列為四個學會學習的關鍵項目,自2001/02學年起,局方亦為資助學校提供編制圖書館主任教師職位;閱讀在本港教育制度中,一直有重要作用。

因此,過去這段時間我一直要求政府盡快恢復相關撥款,恢復這筆不算豐厚卻有著重大意義──「反映我們重視閱讀」的閱讀津貼。

至本年4月17日,特首林鄭月娥終於接納了我們的要求,恢復閱讀津貼,更提出兩大改變:第一,新閱讀津貼「共享喜閱新時代」的資助額,將增至小學每年4萬元、中學7萬元;另外,該津貼亦是專門給予推廣閱讀用的經常性開支,意味學校可恆常地安排閱讀推廣工作。

加上政府亦試驗延長公共圖書館開放時間,縱使以上計劃均未知成效,卻至少反映了政府有心支持閱讀,確認了「閱讀是很重要」的訊息。這對社會、學校推廣閱讀均重要。

另一方面,本港學生閱讀表現是令人擔憂;2016年舉辦、五年一度的「全球學生閱讀能力進展研究」(PIRLS)報告,就指出本港學童的閱讀成績持續取得三甲好成績,但「閱讀興趣」、「閱讀信心」卻僅在全球50個地區中排第33及41,「閱讀投入程度」更包尾排第50。

一般我們將閱讀分作三大類型:為興趣而讀、為獲得資訊而讀、為鍛練語文能力而讀。本港學生有良好閱讀考評成績,這或可看成是源於本港學生較熟習全港性系統評估(TSA)、香港中學文憑試(DSE)等評核方法,這似乎是閱讀的第四種類型:為考試而閱讀;而這類型的閱讀亦不會持久。

我們現時面對的問題正是如何培育學生的閱讀興趣,培養學生「為興趣而讀」的習慣,這亦是我們教育界的最大挑戰。而在這方面,本港的閱讀推廣力度明顯不足。

現時學校圖書館的主要功能,便是培養學生有「為興趣而讀」的習慣,我期望即將舉行的教育事務委員會,能夠在校園推廣閱讀情況得到充分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