憶昔日理事捲報每期一聚
潘天賜:教協報維繫會員始終如一

本報記者

1970年代,在教協渡船角文景樓會所,每月數晚的燈總是亮至深宵。單位內,揭紙聲、歡笑聲不絕,原來一群教協理事為《教協報》聚頭,疊報、捲報、投郵,事事親力親為。創會總秘書、現屆監事會主席潘天賜校長回看那段日子,仍然暖在心頭,亦希望《教協報》能繼續成為維繫會員的橋樑。

潘天賜校長自教協創會起擔任理事至2010年,長達18屆共36年, 2010年起任監事會主席至今。

會員有沒有想過,手執這份《教協報》已有近44年歷史?教協首期會報於1974年發行,即創會翌年。初期採用現時免費報紙的尺寸,出紙一張,首期頭版由時任總秘書潘天賜作會務工作簡報,說明以「加強團結、擴大團結、改革教育、爭取權益」為方針。而報頭至今一直沿用前理監事朱溥生(作家阿濃)父親朱敬安題字。

作家阿濃父親題字44年沿用

初時《教協報》每月發刊一期,每逢發刊前數天,一眾理事回到文景樓會所幫忙準備。有理事負責從印刷廠把一疊疊報紙運回文景樓,其他人在會所數報紙、捲起、紮好、貼郵票,流水式作業,體現教協的團結和組織力。

首期《教協報》於1974年11月5日發行,至今共684期。初期按現時免費報紙尺寸,並以代表教協的綠色印刷。

理事捲報每期一聚 數百份塞郵筒

早上應付繁忙的教學工作,晚上處理教協會務、維繫會員,潘天賜從不覺累,「捲紮(會報)是很枯燥、沉悶的工作,但也十分開心。(理事們)坐埋一齊,一路傾、一路講笑、一路做,每月有這樣的聚會時間」

叫潘天賜最難忘的,是教協的凝聚力。司徒華先生雖貴為創會會長,潘天賜說華叔凡事親力親為,簡單如捲報,繁忙如過年售年貨,都可見司徒先生的蹤影。在首屆理事會中,潘天賜屬最年輕者之一,他較華叔年輕20歲,形容華叔「亦師亦友」。由於二人家住得近,在會所開會後,不時相約吃糖水,與華叔談教育、談人生、談政治,令潘天賜獲益良多。

《教協報》創刊發行量約一萬,理事們人手有限,一天處理不完上萬份《教協報》,只好分批先把捲好的報紙拿去投郵。如是者,每名理事離開會所時,有的手執數份報紙,有的推手推車,分頭尋找街上的紅色郵筒投郵,潘天賜笑說:「逐份報紙塞進郵筒,塞滿了便找下一個」。如此寄發安排持續了約一年,後來郵政部門主動接觸教協,提醒有大量投寄郵件的服務,才省卻逐份投郵的功夫。

創刊附印訂購單 賣蟲草精九加侖水桶

司徒華先生在《教協報》創刊辭中提到:「希望這份《教協》能夠成為本會與廣大同工的橋樑,不論是在日常中或是在抗爭中,尤其是日常中,傳遞訊息,推動工作」。教協關心教育事務之餘,也著重透過福利服務、活動維繫會員。

現時《教協報》內版設福利專頁,向會員介紹購物優惠。翻看首期《教協報》,也有類似安排。在創刊號的最後一版,附上六項特惠貨品的訂購表,由教協代勞為老師訂購,貨到後會員再到會所取貨,可謂首代「團購服務」。

《教協報》創刊號末頁是福利部廣告,說明「本會正擬訂計劃,組織消費供應合作社為會員服務」,並列出六項優惠貨品,供會員填寫表格訂購。 

訂購表中的蟲草雞精、當歸雞精、北京蜂王精、金百合蜂乳漿是當年的「教師恩物」,及後成為教協福利部70年代銷量之冠,還有新興的電子計算機,唯獨九加侖水桶一項令人摸不著頭腦。據教協資深理事透露,當年學校美勞課需要大水桶裝水清潔教具,故為學校爭取優惠,特價出售。

潘天賜加入教協45載,他說教協一直堅持推動教育改革、爭取教師權益及促進社會公義三大方針,並透過福利、活動、《教協報》等維繫會員,「相信華叔也感欣慰」。 ■

【編按】
《明報》日前大篇幅報道了教協福利部、潘天賜校長的故事,會員可按此重溫(2018年5月15日《明報》:教協45年 堅持「畀着數」維繫會員 由一個鋼櫃做起 福利部年營業額3.4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