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審計報告》看SEN學生的識別問題

專業發展 – 特殊教育 ■ 陳國權

早前筆者閱讀了最新的《審計署署長第七十號報告書》(6/4/2018)第三章「融合教育」,雖然暫時無意深究以衡工量值式審計工作準則來檢視「融合教育」的問題,不過,有關豐富的數據極具參考意義,因而引發筆者關注,特別就其中第二部分談及「識別和取錄有特殊教育需要的學生」內容,分享一些意見。

從事特殊教育工作的老師必然曉得,適時識別有特殊教育需要(SEN — Special Educational Needs)的學生至關重要,因而可以及早提供適切的輔導、教育和支援服務,對學生本身、學生家長,以及老師來說,都是有效恰當照顧的關鍵所在。 資料顯示(2016/17學年),在6,131名被診斷為SEN∕成績稍遜的學生中,除了4,181名在小一和小二時獲診斷,其餘1,950名在不同階段獲診斷的分布如下:(a)992名在小三至小六;(b)726名在中一至中三;(c)232名在中四至中六。由此看來,近千名中學生在中學階段才獲識別,與及早適時識別的重要原則有頗大落差。雖然教育局提供有關解釋,指出有些學生在較高年級才顯現學習、行為或適應等問題而即時轉介接受評估,不過,筆者相信更大影響的應該是:不少有特殊教育需要的小學生家長沒有把子女的資料適時轉交中學跟進。

資料反映,4,578名有特殊教育需要的小六學生當中,家長拒絕把其子女的特殊個案資料轉交中學的有775個,佔17%。 因此,這些學生便是行內所謂「潛水艇學生」,混進了一般中學校園,而學校無法即時得悉這些原是SEN學生的資料,未能及時延續其在小學階段的支援輔導服務,極可能耽誤一段時間,直至這些學生在課堂的學習或適應問題被發現才再次進行評估,實在費時失事,直接延誤學生的學習和成長。 筆者理解家長的顧忌和擔心,也明白現行法例保障家長的權利(Parental Rights),可是,筆者必須從專業判斷(Professional Judgement)角度指出:家長這樣的非理性決定,實在影響其SEN子女不能適時得到幫助,令人遺憾。

無論如何,推廣融合教育從來不是坦途,除了政策上和資源的配合外,不同層面持分者的認同和支持十分可貴和重要,看來學校當局在爭取家長的信心方面仍須繼續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