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人民不忘記六四的歷史

立法焦點  ■  葉建源

六四快將29周年,有人仍難以忘懷,有人選擇避之則吉。在今年立法會討論「毋忘六四」的議案上,我與多位泛民議員輪流發言,讓這段刻骨銘心的沉痛歷史,民主自由的精神可以薪火相傳,延續香港人最強烈的集體回憶。

今年的「毋忘六四」議案由陳淑莊議員提出,政府和大部分建制派議員一如往年,選擇避而不談。對於部分發言的建制派議員,以六四至今未有定論及應著眼於內地經濟成就的論調,我在發言時不忘作出回應。事實上,我月前隨立法會到大灣區考察,親身體驗內地在創科發展方面有所進步。然而,六四承載北京學生爭取民主的血淚,以及香港市民二十多年前與北京學生共同經歷的風雨,這段對內地和香港有著深遠影響的歷史,是經濟發展等因素所不能抹煞的。

「不想回憶、未敢忘記」

回想六四前後的一段日子,我當時正在香港大學修讀教育文憑,北京學生由請願、絕食、當地市民走到天安門聲援,到解放軍入城、清場,內心的希望、擔憂和悲憤,隨每日的電視畫面而激盪。我見證過百萬人大遊行和民主歌聲獻中華的壯闊場面,更即時自製大字橫額參與其中,還有在校內寫上20呎長的大字報,六四的足跡與點滴,仍深深印在我的腦海裡。

六四之後,我在一所中學任教中一、二年級的學生,為了讓學生認識這段歷史,我在校內推動徵文比賽,並將學生的文章編成文集。「不想回憶、未敢忘記」,這正是學生筆下最常用和最刻骨銘心的八個字。事實上,教授六四,將六四寫進歷史教材,向來都是政府的忌諱。由黃星華任教育署署長的年代,以年限為歷史劃界,不足20年的歷史事件不應編入歷史課本,到教育局去年修訂初中中史課程諮詢時,表明「中華千年歷史難以鉅細無遺放進課綱,不會將所有『雞毛蒜皮』的事件放進課本」;六四的歷史,已逐步在課程和教科書中「被淡出」,當中最令人憂慮的,是政治上的直接干預以及在不同方面的自我審查。作為教育工作者,我們更加有責任教好六四這一課。

最強大的集體回憶

在建制派議員佔多數的情況下,「毋忘六四」議案最終在分組點票下被否決。路是難走,除了珍惜香港仍是僅有可自由悼念六四的中國城市外,我們更加要堅持燃起維園的每點燭光,讓我們最強大的集體回憶得到肯定,六四不會在歷史裡銷聲匿跡。

六月四日,維園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