幼兒成長檔案冊

跟著幼師上學去■莫萊茵

又到學期末了,聽到很多幼師們都忙著完成幼兒成長檔案冊,說起來都感到繁重。這份差事從我當老師、到主任、到課程主任、到校長、到一間教育機構的創辦人,我自身來說,都不太享受去做這份差事,所以我更不想我的下屬去做這「苦差」。

每件事情必有因和果,幼兒成長檔案冊不知誰人發明,亦在我入職幼教後某幾年間,突然開始興起和被機構訓練、指派系統化的檔案冊模式。認識這評估系統時,我覺得有意思,因為幼兒的成長時刻每秒都珍惜,而且站在幼師的角色上,我們經歷了父母沒有參與的學習歷程內,為孩子紀錄和為他們日後升學建立憑證,都是優質的工作內容;可是到努力蒐集、分析、展示給家長看和說明後,家長其實需要的很簡單,偏向幼教專業的看不明,更不是溝通媒介。或者,對家長來說,老師的口頭讚賞和相片分享,比文字分析和作品分析,更簡單和有價值。然而,幼師一人完成每位幼兒各個範疇的紀錄,是非實際的,因為我清楚知道在「蒐集時」、「分析時」已與原意有異。外國有專業的觀察員蒐集資料,亦會有專科幼師互相協作,會議分工完成評估幼兒的文件。與本港一直「磨練」幼師的做法和產物,有極大差異。

所以回顧多年與家長溝通、學生升學需要與參與評估、衡量教師工作量、人手比例和專業,我今天成為了教育機構的創辦人,刻意重新在幼兒學習、參與評估和家校合作中調適,把幼兒成長檔案冊轉用時間錦囊,取而代之,大受家長和老師歡迎。接下來,就是更多辦學團體、校監和校長們對各評估方法的觀察與反思,不論在系統還是工作分配上,評估改革期,將是幼教不能不面對的事實。
https://www.facebook.com/hkptuKindergartenTeachers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