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處是吾家?

飄流教思■陳曦彤

五至六月是一年一度教育界的求職高峰期,受惠於上年通過的0.1班師比調整,今年的求職市場是近年少有的蓬勃。筆者身邊的朋友,除了合約制的同工外,更有不少職位穩定的亦有求職轉工意向。細問究竟,幾乎都出於對現況的不滿,期望在適當時機外闖,可以找到更合適的地方。誠然,這種心態,在各行各業均非常普遍,甚至有個別行業視之為常態,又或升職加薪的途徑。在勞工權益保障欠奉的香港,「跳糟」亦作為員工間接逼使公司提升員工福利及待遇的僅有方式。可是,以上這些功能,並不完全適用於教育界,可說是教育專業獨有之處。

教師的價值,跟他在學校任教的時間應成正比關係。跟商業社會不同,學校的穩定性遠比新突破更為重要,師生關係以及跟校友的聯繫,才是學校成長的核心,而非更多的利潤。因此,教育界無論是制度或文化上,均不太鼓勵或欣賞教師轉校離職。而且,由於同工任教時間越長,轉校的成本亦會越高,變相導致教育界同工(常額)流動性極低的現象。這一現象,其實並非全無弊處。首先,當缺乏在其他學校任教的經驗,視角及處事彈性難免受限,有礙不同教育政策實施的有效度。其次,界別內人際網絡也因而校本化,不利同工與學校之間的交流合作。最後,從人力資源而言,同工難以主動尋找適合自己發揮的學校,甚至出現錯配情況,對教育界整體效益也會有所影響。

要解決以上問題,教育局現時依靠各種校本支援計劃、研討會、工作坊及交流會等等,以拓闊同工的視野及對其他學校的理解。可是,礙於參與度不足以及時間所限,交流總難免流於表面。要有效促進流動性,最有效的方法,還是創造足夠的常額職位空缺,讓教師有所選擇。所謂「對老師好」,就是這麼一回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