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李海容姑娘 談幼稚園社工服務
連貫家長與孩子的一道橋

本報記者

接連發生令人痛心的虐兒事件,帶動整個社會對保護幼兒重新反思,亦迫使政府不得不正視問題,包括為幼稚園配置社工,而過去數月幼教界一直爭議的社工人手問題亦有了新進展。今期我們請來香港保護兒童會社工李海容姑娘現身說法,以她的實戰經驗說明社工駐校的效能,以及面對幼兒情緒和行為問題時,足夠的人手對預防、識別及介入工作的重要性。

李海容姑娘在香港保護兒童會任職社工至今六年,由最初是外界基金資助的試驗計劃,每周只駐校半天,到後來計劃結束轉回由機構自資聘任,她現在是兩間幼兒學校的駐校社工,每周駐校各1.5天,她親身見證了社工駐校時間長短,對幼兒輔導工作的影響。

「當年每周駐校半天,開組的日子便見不到家長,見家長的話便沒時間觀察小朋友。一些預防性工作,例如幫助小朋友成長的發展小組等便較難兼顧。」直至後期駐校時數多了,這些工作才有多些空間發展。她表示現在雖增至駐校1.5日,但仍會感到不足,「時間就只這麼多,我們又想涉獵不同層面,工作難免有『拉扯』」。

觀察入微 及早介入

幼兒不擅言語表達,有時只靠一些細微動作來表達情緒。若社工駐校日數少,由觀察到確認問題的時間便可能相當長,隨時會錯過即時介入的機會。李姑娘提到,曾有一位小朋友間中會扯自己頭髮,老師不肯定是否壞習慣,但她駐校觀察時孩子又碰巧沒這狀況,「直至這行為頻密了,我們證實問題並與家長傾談時,小朋友這行為原來已持續兩年,最嚴重時甚至有一小撮頭髮被扯禿了。如果社工駐校時間多些,今日觀察不到,明日再試,這孩子的問題應可更快得到處理」。

在觀察和識別孩子以外,社工與家長建立互信關係也同樣需時。由於小朋友行為問題的背後,往往涉及家長的管教問題,特別是有些家長兒時也是在打罵的管教方式下成長,要改變他們並不容易。當中令李姑娘印象最深是一個有特殊學習需要的小孩,他在母親呼喝指責式的管教下,一有情緒便躲在課室椅子下不肯出來。李姑娘要花不少心力,包括透過遊戲治療等,為他們重建親子關係。最終她看到顯著的改變——媽媽由拒絕、喝斥,到學會包容、接納,並懂得在社區尋求支援;孩子則由開初完全處理不到,至升小一時已經穩定很多,懂得處理自己情緒。這個個案,體現了及早介入的重要。

教師的合作夥伴、家長的同行者

李姑娘坦言,很多情況如不先拆解背後的家庭問題,即使向家長提供再多的育兒資訊或管教方法,效果亦不大,因為家長有時並非不知甚麼該做,而是因壓力或情緒困擾而做不到。當然,要家長揭露家事並尋求協助也非易事,所以社工是家長的同行者,並協助家長理解子女的需要。李姑娘形容:社工的角色就像一道橋,將家長與小朋友連貫在一起。

談到與教師的協作,李姑娘描述,兩者是夥伴的合作關係。她說教師給予很多協助,因他們是接觸幼兒的最前線,日常觀察也最多,亦會教導孩子如何與人相處。「但孩子問題的根本,很多時並不在校內發生,而是來自孩子的家庭或個人的特殊學習需要」。這些相對上教師較難處理,社工正是一個好的介入點,兩者透過緊密協作,可為幼兒提供更全面的照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