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地醫生的教學路 —— 歐耀佳

本報記者

踏入醫院,他是外科醫生,也是教師。在社會,他為民主發聲,為良知發聲。離開香港走進烽火之地,他化身「戰地醫生」,救回曾被恐怖份子脅持的平民一命。最近政府一改以往全面禁制加熱煙和電子煙等新吸煙產品的態度,改為只以立法規管。他四出奔走,向各界講述電子煙的禍害。「能力愈大,責任愈大」,歐耀佳說。他感恩年幼時獲良師栽培,走進杏林,不忘教學、傳承,培育新一代,盡力報答社會。

踏進歐耀佳在廣華醫院的辦公室,不足30平方呎的地方,兩旁牆身貼滿學生給他的感謝卡,歐耀佳笑得開懷:「學生真的很可愛,實習後都會寫卡給我。」每年總有些醫科生慕名而來,找歐醫生替他們「加堂」。卡上的字密密麻麻,有不少封面是學生畫筆下的歐耀佳。「我悶悶地時,都會翻看這些卡」,歐耀佳臉上盡是滿足。

醫科生贈感謝卡貼滿辦公室

醫者仁心,一切緣於他與母親的一席話。歐耀佳小時候,歐母靠當小販幫補家計,他依稀記得,母親曾問:「長大後想當甚麼?」小腦袋一心想治好母親的腎病即道:「醫生!」可惜歐母最終敵不過病魔,那一年歐耀佳正念小學六年級。

戴孝上學,男孩強忍淚水,老師見狀喚他出教室,淚水忍不住,心靈卻得到老師安慰。歐耀佳求學時遇到不少良師,他深受啟發:「老師以前栽培了我,我沒有甚麼能報答他們,我唯一可做的,是將他們教給我,傳授給其他人。」

盼身教啟發學生思考社會責任

「人人授我,我授人人」,自此成為他的人生格言。縱橫杏林30多年,歐耀佳現為廣華醫院外科顧問,他投身教學外,每年都會到戰地參與人道救援任務(見另稿),最近醫學界與教育界合作的禁止新興吸煙產品行動,也見歐的身影。談教育,歐耀佳盼透過身教與分享,希望醫科生思考醫者的社會責任,多一分力量改變世界。歐耀佳明言不教書本上的知識,重教授臨床技巧。醫科生放下書本,踏入醫院,被現實洪流沖擊,有幸遇到這桿定海神針。

有一次歐耀佳帶醫科生看診,遇到一名剛完成手術的老婦,80多歲的老人家與家人同住,在家中只睡客廳「朝行晚拆」,「她突然捉住我的手,請我寫信給政府申請調遷,老人家一路講一路喊,我安慰她不用擔心,但後面兩個醫科生跟哭起來。」

享受教學談起學生滿臉自豪

事後歐耀佳與學生傾談許久,也體諒學生成長環境不同,耐心開解他們,「但我最欣慰的是,學生說將來行醫時,會格外留意這類情況。」談起學生,歐耀佳滿足,自豪但不自誇,難怪他說:「如果我當年不做醫生,我會去教書!」

新吸煙產品禍害明顯「當然要禁!」

提到最近政府打算立法規管加熱煙和電子煙,意味這類產品將可以合法形式出售。歐耀佳直指,發起禁煙運動的原因簡單:「這些產品有害,當然要禁!」多年來他治療無數病人,有些就是因吸煙致命,因此深深明白煙草產品對人體的傷害。他又指出,煙草產品最初出現時,很多人不知道其禍害,因此當時社會才未有禁制煙草產品。但如今吸煙產品的禍害已十分明顯,醫學研究亦早已證明其對人體的傷害。而新吸煙產品面世不久,但已有研究證實其禍害不低於傳統香煙。因此,歐耀佳認為政府不應重蹈覆轍,應從速全面禁制這些產品流入市面,保障市民大眾健康,亦能減低社會所承受的醫療成本。

港產戰地仁醫第一人16年勇征17戰地

歐耀佳自2002年起,參與各項人道救援工作,在肯雅、加沙、伊拉克、巴基斯坦、也門等災區亂地救援,亦曾見這香港人的足跡。16年來,歐耀佳去了17次,更預告明年退休後將有更多時間投身於烽火之地,繼續拯救生命。

跨越半個地球,槍傷、炸傷、坦克、飛彈,都不是新鮮事,要保持冷靜專注救援,一點也不容易。歐耀佳在過去16年來,每年都踏入災區戰地,無國界醫生、紅十字會都常邀請他參與各地救援工作。

港紅十字會首派員往戰區

稱歐耀佳為香港戰地醫生「第一人」一點也不為過,2014年7月,以巴衝突升溫,以色列多次向加沙開火,「地面部隊打巷戰,傷亡必定最嚴重」,香港紅十字會第一次派員前往已經宣戰的地方,此人便是歐耀佳。

飛彈頭頂掠過 戰地做手術「唔係人人頂得順」

去年初,他隨紅十字國際委員會到伊拉克摩蘇爾以南30公里的一個創傷中心,成為「救援第一線」,曾救回被伊斯蘭國(ISIS)脅持,負傷3星期才獲釋的平民。在2015年4月也門亞丁港戰火激烈,無國界醫生的醫院正好在亞丁港的中央,「望出窗戶便可見500米外有坦克開火,又有飛彈在頭頂掠過,炸彈擊落時更會感到牆壁和門震動。」

在香港,參與人道救援任務的醫生約30人,約5人定期到訪戰地,歐笑言:「手術室外槍炮聲不絕,唔係人人頂得順!」能到戰地拯救生命,對歐耀佳來說是種恩典。歐耀佳明年退休,卻不言休,誓要花更多時間參與救援任務,運用過往16年的經驗繼續回饋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