淺談香港火葬運動的濫觴(上)

鑪峰新語 淺談香港火葬運動的濫觴(下)(2018.10.15) 

鑪峰新語 ■ 長春社文化古蹟資源中心導師 陳子安

一九六二年一月,殖民政府在西灣(今柴灣)的哥連臣角 (Cape Collinson),建造一所當年被視為「全球唯一、舉世無雙」的火葬場 (crematorium) ──哥連臣角火葬場。一九六二年十一月至十二月期間,在哥連臣角火葬場進行火化的遺體只有27具,而翌年 (一九六三年) 也只不過有342具遺體進行火化。為何殖民政府在傳統土葬仍然流行的香港社會,大力推動火葬,更不惜工本,耗費百多萬公帑,建造新火葬場?為何殖民政府寧願將當時社會上更具迫切性的公共設施押後,反而興建只為少數人服務的火葬場?這做法是本末倒置?還是高瞻遠矚?

一九九九年,香港浸會大學訪問學人Elizabeth K. Teather,於The Geographical Review 1 撰寫有關香港火葬的論文,在文中作者指找不到任何檔案文件來證明一九五零年代殖民政府推動火葬的動機。 事實上,一九四零年代末至五零年代初期間,警務處、市政局及聖公會分別先後對當年殖民地落後的火葬設備提出批評,迫使殖民政府不得不正視興建現代化火葬場的需要。經過差不多十年的政策討論及籌備後,哥連臣角火葬場於一九六二年十一月正式投入服務,為香港的火葬發展開展了新的一頁。

一九四九年五月六日,兩名外籍水警 (Olivier 及 Haynes) 殉職,遺體按家屬意願進行火化。翌日,經香港殯儀館 (William Nodes Limited) 負責人之一 Margaret Brown的安排下,遺體於聖約翰座堂進行告別儀式後,被移至位於掃桿埔的日本火葬場 (Japanese crematorium) 進行火化。基於火葬場的火化爐是柴燃 (wood fuel) 的,故焚屍時間冗長。當Olivier的遺體進行火化期間,Haynes的遺體卻長時間被安放在用來載屍的手推車上,兩日後其中一位有份扶靈柩的警員在寫給上司的報告中指,日本火葬場的設備落後,當晚火化遺體的過程令人嘔心,而有份參與的家屬相信亦會感到沮喪。五月十一日,時任警務處處長 (Commissioner of Police) 麥景陶致函輔政司 (Colonial Secretary),強調要政府正視這件讓人丟臉的事件,並且要火速蓋建電動式火葬場 (electric crematorium)。五月十八日,市政局主席就有關事件向輔政司匯報,信件中披露殯儀館負責人Brown以警方要求為擋箭牌,錯誤選擇了日本火葬場(因當時還有另外三個火葬場可供選擇,但卻被Brown一一拒絕)。信函中亦提及衛生部同事極度期盼殖民地可擁有現代化的火葬場。(待續)

1962年11月2日,《華僑日報》刊載柴灣哥連臣角火葬場落成的報道。


1. Elizabeth K. Teather, “High-Rise Homes for the Ancestors: Cremation in Hong Kong,” The Geographical Review 89 (3) : 4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