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穩定」和「減壓」是未來教育施政的當務之急

立法焦點 ■ 葉建源

過去十多年來,縮班殺校引發的動盪,為本地教育帶來極大傷害。其中一個影響,是香港教育大學鄭燕祥教授在2004年提出的「樽頸危機」,教師面對超高工作量,再加上融合教育、持續進修等新要求,即使有良好意願或充足培訓,最終導致老師身心俱疲,繼而成為「樽頸」一部分,「進一步阻塞學校教育的有效運作」。

林鄭月娥擔任特首之後銳意改善教育,這是好事。不過,前車可鑑,善意也可變壞事,故此我去年提出「兩階段」策略:第一階段的重心是「穩定、減壓」,繼而開展第二階段,即「持續發展」。兩階段並非截然劃分,但第一階段乃是第二階段的基礎。按照這個方向,我最近向林太親自遞交了由我撰寫的《2018施政報告教育政策前瞻》,提出了28個建議。

這28項建議涵蓋大、中、小、幼、特各個教學範疇,有些是當務之急,政府需要立即處理,務求穩定教師團隊、穩定學校制度,以及為學童減壓。

我認為未來四年的教育施政應該盡快完成第一階段的「穩定」和「減壓」兩個重點,否則無論政府推出任何新的項目和要求,只會令「樽頸效應」愈加嚴峻,系統將會再次超負荷,前功盡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