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不容易又開學

雨澤心田 ■ 田方澤

開學甫過一週,與一眾同工晚飯,有老師一坐下便說,開學一週,仿如隔世。旁邊另一間學校的中層朋友回應,開工不只一週,已近一月。在今日的教育生態,暑假與大家似乎愈來愈遙遠。想起同事說以前暑假他們甚至旅行到8月31日才回港,更是難以想像。

早前教協聯同香港心理學會臨床心理學組進行有關教師壓力的問卷調查,指81.2%教師認為自己面對工作壓力達大或極大級別,近三成甚至有中度或以上程度抑鬱症狀。不少壓力源自學校行政工作、被命令催谷學生成績、行政命令朝令夕改等,在今日的教育環境下,基於局方壓力和收生競爭,「交數」和面對無窮無盡的文件和會議、疲於奔命盲目應付新教學潮流,似乎已是業界共有的經驗,至於文件和會議是否有意義,則另作別論。

千禧教改時區區仍是中學生,難以理解教師壓力。到自己入行後,再翻閱各種資料,每一頁都是由血淚寫成,看得膽顫心驚。改革官僚未能了解前線困局,問責改革使學校各種文件和會議工作量大增、教師士氣低落、壓力爆煲,直資制度帶來的階級分化、學校派位上移錯配等問題使教學環境更為複雜。十餘年過去問題只有惡化。

兩年前嶺南大學的許寶強教授曾討論今日的學校環境,指教育局只充斥著「交功課主義」。各級官員對於教育政策只是「交差式,沒有全面思考」;制訂政策「不問遠景,不問目標,不問緣由」、「非針對學生需要」。只參考外國潮流、亂塞個案或揣測政治任務交差了事,甚至不參考文件研究、閉門造車。

如今不少同工每日充滿怨言,應付各種行政文件和新潮流,卻反而沒有時間關心學生,本末倒置,局方似乎難辭其咎。其實教師工作壓力大、活得不開心,又如何樂觀正面跟進學生的需要、處理學生的問題?近年教協多番要求局方提高班師比例、爭取編制全面學位化,希望改善老師的困難。訴求是好的,但局方能否真正體察前線、為改善教育生態多出一分力?只能期望了。

說回當天的飯局,觥籌交錯、吐盡苦水之後,老師又要精神挺拔的育人去。我們的教師,有時真的堅強和專業得可怕。


田方澤  教協副會長、中學通識老師。鑽研教學之外,更喜歡抽時間和學生談天說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