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種「心」與學生談中國

心語絲絲 ■ 劉銳紹

學期剛開始,第一則引人注意的新聞竟是「港獨」爭議。在多家大學的開學禮上,學生代表談到「港獨」和爭取言論空間,校方和港府例行公事地表態反對,京官和政客乘機火上加油。有朋友抱怨說,這類新聞已變得無聊,打亂教育工作。

「港獨」爭議和思潮在中學裡暫未見活躍,但不排除在高中生的範圍裡可能出現蠢蠢欲動的苗頭。近年來,我經常跟高中生和年青人接觸,發現一種令我皺眉的趨勢 ──當他們聽到「中國」、「大陸」等字眼的時候,不管是好的還是壞的事情,不理是真的還是假的消息,都顯得沒興趣,反問「與我何干」?或者毫無反應,繼而不耐煩,生厭,馬上關掉聽覺功能,或在腦袋裡建造一塊鏡,把所有關於中國的信息反射回去。這種反彈也是無奈的逃避,別無選擇之下的自我急凍、凝固和保護。

這當然是不成熟的反應,但我又明白為甚麼學生們有這種心態和思潮。他們面對目前的大環境和政治大氣候,那種壓迫感和無力感已由無形變有形。更惱人的是,另一邊廂卻出現一個巨大的「打樁機」,把愛國感情和民族大義生吞活剝,只講形式,不理實效,囫圇吞棗地塞進學生的腦袋裡。內地有官員說:「十多億人的腦袋我們也可以洗,難道洗不了香港七百萬人的腦?」這種大家長思維,正是莘莘學生最反感的。

那麼,該怎樣跟學生溝通,解開這個結呢?近年來我逐步摸索出一種方法:首先對學生的鬱悶表示理解甚至認同(因為有些成因不是學生的問題,而是官方造成的),但同時反問他們(最好在課餘或平時交談的時候,氣氛比較自然):「你想你的未來怎麼樣?更重要的是怎樣達致你的目標?眼前無論你喜歡不喜歡中國,你也要了解『對手』的狀態、強弱、優點和缺點,就像你們打遊戲機一般,不能知己知彼,怎能想出致勝之道?」待他們開始思考實際處境之後,再談歷史淵源、家國和公民責任,以及應對之法;否則,只講大道理,只會令學生更敬而遠之。

總之,丹心為經,良心為緯,耐心為棟,信心為樑,最後做到貼心思考。這五個「心」交織成蔭,保育新生。


劉銳紹  香港時事評論員,人稱「夫子」。曾任《文匯報》駐北京記者。現於香港多個傳播媒體擔任主持,並在報章專欄撰寫時事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