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席學位化漫長爭取現曙光

本報記者

教育界爭取學位化之路,可謂曠日持久。自從上世紀末政府提出學位化以來,教育界積極提升專業資歷,持有學位的教師數目遠遠高於學位教席上限(見圖表)。隨著文憑師訓停辦,政府設定的學位教席上限,愈來愈不合時宜。

多年來,教協均要求打破學位上限,所有持有學位的教師均應獲得學位教席。然而,政府一直拒絕接納此一建議,歷屆政府推動學位化的步伐仍然緩慢。即使坐擁鉅額財政盈餘,每年的施政報告和財政預算,充其量只給予小恩惠,輕微調升上限比例。中學自從2009年後,已有近十年沒有改善。小學雖於2017學年提升增至65%,但相對97%持有學位的教師,仍差距甚遠。加上因為小學學位教席稀缺,許多學校都視之為「升職位」,以學位教席作獎賞的「紅蘿蔔」,結果造成教師分化和人事矛盾,嚴重打擊士氣。雖然調升了學位教席百分比上限,小學可以實際受惠的老師卻不多,到2017/18學年,以學位教席受聘的老師仍不足一半(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