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師壓力超標 應從政策著手為教師減壓

本報記者

「學校似在鬥夜熄燈,很多時老師還要將工作帶回家。現今科技發達,社交媒體及WhatsApp更經常收到查問和指令,教師廿四小時候命,壓力無從消散。」

相信這情況是很多教師的寫照。

教改以來,教育界經歷很大變化,就以校本管理為例,原意是增加教師的參與,結果不少教育局或其他部門的工作都下放到學校,卻沒增加相應的人力支援,最終教師承擔了很多非教學專業的工作,工作壓力因而大增。

教師除了面對人手不足,還要承受學生人口下降帶來的編制不穩,及合約教師長年無法進入編制等問題。教師既負起沉重的課擔,也要忙於行政雜務,而為了追逐進度,有時眼見學生需要幫助也愛莫能助,往往感到氣餒和無助,自覺未能把學生的身心成長放於首位,也造成莫大的心理壓力。
至少三成教師有中度嚴重抑鬱症狀

教協關心教師團隊的心理及精神健康,過去曾多次進行調查,以喚起社會的關注,爭取政府改善。本月初,教協與香港心理學會臨床心理學組公布教師壓力調查,受訪教師達1,836人。調查顯示本港教師工作壓力巨大,近三成受訪者因此出現中度嚴重或以上程度的抑鬱症狀,其中逾一成出現嚴重抑鬱症狀,最嚴重者更有過傷害自己身體的念頭。

調查並引證了教師工作時數與壓力有顯著關係。每周工時達50小時或以上的受訪教師,逾八成表示壓力頗大或極大,而每周工時達此時數的教師竟逾七成之多,當中三成更在60小時以上,遠比全港僱員工時中位數44.3小時為高。教師工時之長、壓力之大可見一斑。

改善教師編制  穩定教學環境

教育是育人的事業,教師情緒和精神健康的重要性,除了關乎個人健康問題,也直接影響教學質素和學生成長。若教師能專注教學,有足夠空間照顧學生差異,並與學生建立關係,教學才能事半功倍。要達到這個目標,政府須從政策入手,首要把教師從超標的教學與行政工作中釋放出來,包括改善班師比和師生比、增加教師編制,以及加設專職人員處理行政等工作;學校則應避免以常額教席合約化作為人事管理的手法,讓前線教師在穩定的教學環境及充足的人力支援下,更好地發揮專業,並騰出足夠空間關顧學生。

我們也呼籲同工面對壓力時,多留意自己的情緒變化,並在日常生活建立適合自己壓力管理的方法,若意識到壓力到達臨界點,應適時尋求專業意見和支援,避免陷入因壓力而導致負面情緒反覆出現的惡性循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