淺談香港火葬運動的濫觴(下)

> 淺談香港火葬運動的濫觴(上)(2018.08.27)

鑪峰新語 ■ 長春社文化古蹟資源中心導師 陳子安

原來,兩名外籍水警(Olivier 及 Haynes)的喪禮,乃由時任聖約翰座堂主任牧師A. P. Rose主持,雖然Rose在兩名外籍水警進行火葬期間並不在場,但相信他可能對家屬及警方同僚對是次火葬安排不滿深感同情。一九五一年二月,Rose就以火葬形式為亡者舉行莊嚴的安葬禮一事,致函殖民地輔政司,向政府表達改善現有殖民地火葬設施的意見。

Rose牧師在信函中指出,近年有不少以火葬形式處理遺體的要求,相信這個趨勢將會持續。按基督教傳統,不論棺葬抑或火葬,牧者在安葬禮進行期間會為亡者祈禱,而親友們則向亡者作最後道別,因此,安葬禮必須在得體及莊嚴的情況下進行。不幸的是,殖民地現有火葬設施並非一個合適場所,為亡者舉行基督教的安葬禮。

Rose指出,薄扶林(雞籠灣)政府火葬場(Government Crematorium at Pokfulam〔Kai Lung Wan〕)的設施不適合牧者及親友為亡者舉行得體及莊嚴的安葬禮。這所火葬場雖然有效地及像樣地運作,但它本身的設計並不是為服務一般普羅大眾。另一方面,在港島東區的掃桿埔(Soo Kun Po),分別有一所印度及日本的火葬場。Rose認為,後者並不適合民用(筆者認為Rose有可能鑑於一九四九年兩名外籍水警在日本火葬場進行不體面的火葬有感而發)。至於印度火葬場,Rose強調也是不適合的。原因有二:第一、通往火葬場一條頗長的路徑盡是泥濘,路徑間佈滿糞堆;第二、在英國殖民地的香港,於印度火葬場內舉行基督教安葬禮非得體之舉。

基於此,Rose向政府提出兩個意見:在薄扶林(雞籠灣)政府火葬場旁建造一所足以容納二、三十人的小教堂,好使安葬禮與遺體進行火化的時間盡量拉近;另一方面,在跑馬地殖民地墳場〔Colonial Cemetery〕(即今天的香港墳場)內建一所新教禮堂(Protestant Chapel)及一所現代化的火葬場,火葬場可收取合理的費用,以補償建築成本,不同基督徒宗派人士皆可享用相關設施。

一九五一年四月,新九龍鑽石山政府火葬場正式投入服務,火葬場的接待廳可以舉行基督教的安葬禮。同年七月,Rose牧師抵火葬場視察,向隨行的市政局管理層表示,就九龍的火葬設施而言,鑽石山火葬場的確令人滿意,但相信大部分在港島離世的基督徒家屬不願長途拔涉過海,在偏遠的鑽石山為亡者舉行火葬禮。

自Rose牧師致函輔政司要求殖民地政府考慮在港島興建現代化火葬場,有關的建議獲市政局(Urban Council) 及華民政務司署(Secretary of Chinese Affairs) 全力支持。一九五零年代,殖民地政府決定在港島東邊緣地帶興建一個現代化火葬場 ──哥連臣角火葬場。火葬場內設有一座印度教禮堂、一所為華人而設的一別亭及一座為服務所有基督教宗派的禮堂。

一九六二年哥連臣角火葬場基督教禮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