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輔導不擅表達感受的學生?

專業分享 ■ 郭倩衡

因著中國人的傳統思想吧?我們小時候,「安靜聽話」的學生都偏向備受讚賞。當我們成為了老師、輔導工作者,我們最「怕」遇上哪類型的個案?以筆者的經驗來說,的確,我們寧願青年人多言,也不希望到他們「沉默是金」,閉口不言。

相信在大家教學、輔導的崗位中,也遇上猶像「有口難言」的學生:「不知道」、「沒感受」、「無所謂」、「OK」……嘴巴像封鎖著的櫃桶,甚至夾萬般牢固!口口聲聲「沒感覺、不知道、是但、求祈、okay 啦」的學生,到底我們該怎確定他們的「真心話」?

傳統的輔導治療著重談話(Verbal Conversation),可稱為談話治療(Talking Therapy)。那就是說,輔導者引導案主利用談話、對答、說話等方式去交流。就像大家看電影、劇集時看到的,案主總是躺在椅子上,說個不停。難道輔導工作,真的就只有一個模式?

就如我們學習語文,也包括聽、講、讀、寫,其實輔導工作也可以有不同方法和媒介,林林總總的方法包括音樂、繪畫、遊戲、布偶、戲劇、藝術、形體動作。輔導工作也不只有「表達性語言」(Expressive Language),即受助人主動利用說話作表達;其實更有「接收性語言」 (Receptive Language)的部分,即可利用不同的工具和方法去引導學生去表達感受、心聲,例如以不同的圖像、文字甚至是動作、歌曲作輔助。

在青少年輔導工作中,筆者有時更會利用繪畫、寫信、作詩、選歌點播,甚至利用Instagram帖文的形式在輔導過程中代替以口語表達感受, 多元地利用不同的輔導工具以助他們表達自己。正如從前當我們要去幫助一些文字表達障礙(Written Expression Disorder)的學生(現在最新診斷手冊DSM-5統稱為特定學習障礙〔Specific Learning Disorder〕),他們並非不懂得閱讀文字,只是在需要用文字寫作時,腦袋卻空白一片。我們可利用一些小工具,為他們提供一些辭彙,去豐富他們的接收過程(Receptive Process),使他們更容易組織自己想表達的東西。

有些學生在面對看似簡單的提問時,他們卻感覺像要寫出洋洋萬字的論文那樣痛苦。這時候,輔導人員如果有靈活的變化,可助案主從「長題目」簡化成短題目,又再進一步變成「選擇題」、「填充題」、「是非題」!那樣,案主一定更容易打開自己,讓輔導工作事半功倍。

說到底,心理輔導絕對不只是「傾偈」,而是每一刻都經輔導人員深思熟慮、有意識的互動過程,透過不同的方法協助受助者表達需要和感受,從而改善心理質素。雖然傳統的心理輔導多著重談話,但只要我們多發揮創意,必定可以找到適合的方法助學生們表達內心世界!


【 作者簡介 】
註冊輔導心理學家,現任香港樹仁大學輔導暨研究中心輔導心理學家、香港心理學會輔導心理學分部主席、專欄《衡心指數》作者。於大學輔導中心從事心理輔導、評估及教學等工作,擅長處理兒童、青年及特殊學習需要學童之個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