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實教師學位化 教協要求必須同步增加小學中層人手

本報記者

退休小學校長林湘雲:現時已有不少APSM分擔了PSM的行政工作,他們過去付出了許多努力,這次改制應讓他們看到發展前景。

教協副會長、教育界立法會葉建源:小學全面學位化後,若不重整中層職位,將出現同職級不同權責的情況,帶來學校管理上的混亂。
教協會長馮偉華:小學中層人手應與整體教師人數掛,建議下學年立即同步增加中層比例至35%,貼近中學的標準,同時應理順教師轉職安排。

教協理事、小學教師羅英翔:同工為學位化感到鼓舞,但將來基層同工都成為APSM後,對於行政工作應如何編配都充滿疑問,希望政府可以擴充中層人手。

特首林鄭月娥上月發表施政報告,公布2019/20學年中小學教師職級將一次過全面學位化,教協歡迎政策方向。施政報告亦預留了5億元改善小學中層管理人手及理順小學校長和副校長的薪酬,然而當局並沒有定出確切的時間表,似乎有意延後執行。教協強調,在小學落實教師全面學位化,必須同步增加中層管理人手,否則將令小學管理陷入前所未有的混亂。教協對這情況十分憂慮,於10月28日召開了記者會闡述立場,並向教師專業發展專責小組提交相關建議。教育局局長楊潤雄在同日傍晚回應,表示將與教育界商討解決方法。

不同步增中層 勢令管理混亂

中小學對中層管理的需要接近,但現時小學中層管理職位數量,與中學相距甚遠,遠不足以應付需要。根據《資助則例》,中學按教師人數計算,每12名教師有5個晉升職位(包括主任和副校長);小學則按班數計算,每3班有一個晉升職位。同為開辦24班的學校,中學就有18個中層管理職位,小學卻只有8個中層管理職位,少了10人之多。若按教師總數計算,中學的中層管理人員比例約為四成,小學的中層管理人員比例卻僅約兩成。

有見小學中層管理人手嚴重不足,現時不少校長將助理小學學位教師(APSM),當作是「中層管理職位」,獲「升職」的教師需負責校內行政工作。這現象雖然不難理解,但並不合理,亦不健康,對基本職級的APSM不公平。

不少學校擔心,當政府落實全面學位化,所有小學教師均轉為學位職系之後,已再無CM,作為基本職級的APSM也沒有理由擔當主任的管理職務。若政府最終在全面學位化時,不同步改善小學中層管理人手短缺問題,將會造成校內同職級的教師職責輕重不均,為學校行政增添極大的不必要混亂。

重整中層人員比例 須與教師人數掛

針對上述問題,教協建議政府推行全面學位化的同時,必須同步增加公營小學中層職位數量,重整小學中層人員的比例。計算方法也應與中學看齊,將中層管理職位數目與整體教師數目掛,而非如過往與班數掛。改變計算方法後,小學中層職位數量、比例應同時增加,下學年中層管理人員的編制可改善至佔教師人數35%,以24班小學為例,可由現時的8人增加至14人(包括2名副校長);長遠應貼近中學比例,改善至佔教師人數40%。

改善校長副校薪酬 理順教師轉職安排

同時,教協亦建議當局:(一)應同時檢討及改善小學及特殊學校的校長、副校長、主任職級的薪酬架構,疏理現時校長、副校長職級(SPSM 高級小學學位教師/HM II 二級小學校長/HM I 一級小學校長)薪酬架構重疊的情況,提高教師晉升意願,解決樽頸效應。(二)應理順各項轉職安排,特別是中學AM、SAM及小學AM等非學位中層職位在轉職時的安排,並盡快公布。(三)應同時檢視現時轉制教師須在轉制至學位職系後任滿五年方可升職的規定。

教協召開記者會後,教育局局長楊潤雄在同日傍晚回應,表示知悉教育界的憂慮,並會待專責小組提交意見後作全面考慮。教協將會繼續跟進落實小學學位化及增加小學中層人手的政策細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