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正聲明:別再誤導幼師自毀薪酬保護網

自學券制以自由市場取代幼師薪級表,教協聯合幼教團體爭取重訂薪級表的工作從未間斷,上屆特首在參選時雖表示會考慮,最終不了了之,並以一筆過撥款模式資助幼兒教育。然而,有社福界一筆過撥款的前車之鑑,幼教界早有警惕。在中位薪酬資助下,幼師將失去年資保障、中位薪酬隨時變頂薪點等,對幼師專業發展構成很大威脅。

為此,教育界多次向政府表達憂慮。當年更有幼兒機構安排一班幼師直接與負責的高官對話,她們的陳述有節有理,訴說專業資歷不被承認及對一筆過撥款的憂慮,最終獲承諾考慮在幼師薪酬與營運資助之間設限,作為一個保護網,以減少在一筆過撥款下,機構遏抑教師薪酬來補貼營運經費的誘因。政府後來正式訂下規限,要求幼稚園基本單位資助當中,至少六成要用於教學人員薪酬和相關開支,同時訂立薪酬資助累積盈餘若超出上限的餘額,須退回教育局的要求,目的是鼓勵學校善用資助支付教師薪酬。

一筆過撥款下的一點保障

可見,幼師今天在一筆過撥款下仍可得到一點保障,是經過努力爭取回來的。近日得悉有團體發起聯署,當中要求「容許將教學人員薪酬(60%)及營運開支(40%)的資助共通使用以增加彈性,應付幼稚園的基本營運需要」。這關乎幼師的專業和與權益,教協不能坐視,於是立即向幼師會員陳述利害,提醒同工小心細閱,切勿自毀目前僅有的薪酬保護網。

我們絕對理解,現時有部分幼稚園,因為不能收取學費或租金昂貴等因素,導致營運困難。但下藥必須對症,營運資源不足,策略上應合力爭取政府增加資助額,並且要全額資助所有合資格幼稚園,及處理嚴重影響營運成本的校舍規劃等,而不是動用教師薪酬去補貼;話說回來,若政府增撥資源,讓幼稚園足夠營運,又何需動用幼師薪酬,連幼師僅有的保障都要取消?現要求打破這個保護網,即容許學校運用幼師薪酬補貼其他開支,例如租金等,此舉後果嚴重,因為必定影響教師薪酬水平,遺禍相當深遠。

同樣道理,幼稚園欠營運資源聘請額外教師,也應從改善師生比例、增加編制專職教師、增設代課教師津貼及爭取增設行政人員等方面著手解決。如建議用編制教師的薪酬去補貼這部分,勢必令學校資源在教師薪酬與學校人手之間互相拉扯。而事實上,學校薪酬資助的盈餘其實就是儲備,例如用作代課津貼,有些學校或留作教師日後隨年資增薪的儲備,若可轉作其他營運用途,教師的待遇和保障便會直接受影響。

及後,發動聯署的團體發聲明指責教協「誤導」和「失實」,並指他們的訴求是基於現時幼稚園聘請額外教師必須在營運額中聘請,但不少學校面對營運開支不足,難以聘請這些教師,因此應容許學校運用「教學人員薪酬」的餘款聘請額外教師。該團體也說,部分學校的「教學人員薪酬」資助額未能應付資深教師的薪酬,因此應容許學校把資源「靈活調配」。教協必須嚴正指出,現時幼教界設有過渡期津貼,因此大部分資深教師的薪酬仍可透過津貼應付。更重要是,教學人員薪酬佔整體資助60%的規定只屬下限,現有制度已容許學校把營運開支用於支付教師薪酬,根本毋須打破資助額的關限。由此可見,該團體提出的理據存才是誤導和失實。為保護幼師權益,該團體亦應三思,刪除該項訴求,別要摧幼師僅有的薪酬保護網!

窒礙幼師專業是幼兒利益的最大損害

也有一種說法是,如果無視營運開支比例限制的不足,令幼稚園被迫結束,會直接損害幼師和學生利益,我們對此不表認同。要打破開支比例,以教師薪酬來補貼營運開支,甚或是以剝削教師來營運教育,非但對幼師不公道,長遠更不利幼師專業發展,這才是對幼兒利益的最大損害。何況本港當下並非財困,需要幼師與學校共渡時艱,在本港財政極度充裕之時,政府理應在幼稚園投放更多資源,讓學校安心營運專注教學,而不是反過來鼓勵學校削肉補瘡。

非牟利幼兒教育機構議會顧問曾甘秀雲博士接受報章訪問,也表示不同意將「六四比」廢除,並認為政府落實幼師薪級表,一筆過撥款為幼稚園帶來的限制及爭議,便自然會消失,教育界應視此為目標。教協持相同觀點,並關注政府正搜集數據研究幼師薪酬機制,因此必須防範任何可能遏抑幼師薪酬的舉措,避免影響日後薪級表的制訂。

教協提醒幼教同工必須三思,理解箇中利害。我們認為,唯有整體增加幼教資助和訂立實報實銷的薪級表保障,才能真正解決問題。任何以靈活或彈性為名,短視地破壞教師專業發展的建議,就如當年政府推出學券制自由薪酬市場,或以中位數薪酬資助的一筆過撥款制度一樣,都非幼教長遠之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