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莊子.齊物論》中找幾段來談教育

風檐展書 ■ 陳仁啟

有一幅著名的漫畫,畫了大象、猴子、企鵝、金魚、海獅、狼、烏龜、鳥和蛇等。有一個人向他們說:「為了保證公平,大家都必須接受統一的測試。請爬上那棵樹。」這幅漫畫是諷刺當今的教育制度,用統一的標準去評核不同潛能的人。無視不同人有不同的特質及性向,用單一的標準製造眾多的失敗者,抹煞多元化的能力。

其實,這種對統一標準的質疑,早在莊子已提出過。《莊子.齊物論》中有一段齧缺和王倪的對話。齧缺問王倪:「子知物之所同是乎?」即到底萬物有共同的標準嗎?王倪舉了幾個例子,質疑何謂「正確」的標準,即是何謂「正處」、「正味」、「正色」?

首先,有沒有所謂「正處」呢?王倪說:「民濕寢則腰疾偏死,然乎哉?木處則惴慄恂懼,猴然乎哉?」即是人睡在潮濕的地方,會患腰痛,甚至半身不遂,泥鰍會嗎?人爬上高的樹上會害怕,猿猴會嗎?那麼這三種動物的生活習慣哪種才合標準(正處)呢?

第二,有沒有所謂「正味」呢?王倪說:「民食芻豢,糜鹿食薦,蝍蛆甘帶,鴟鴉嗜鼠,四者孰知正味?」即是說,人吃肉類,麋鹿吃草,蜈蚣吃小蛇,貓頭鷹和烏鴉則喜歡吃老鼠。這四種動物到底哪一種的口味才合標準(正味)?

最後是何謂「正色」呢?王倪說:「,猵狙以為雌,糜與鹿交,與魚游,毛嬙西施,人之所美也;魚見之深入,鳥見之高飛,糜鹿見之決驟。」即是猵狙與雌猿作配偶,麋和鹿交合,泥鰍和魚相交。毛嬙和西施是世人認為最美的,但是魚見了即逃游水底,鳥見了就遠飛高空,麋鹿見了也會急速奔跑。這四種動物,究竟哪一種美色才算最標準(正色)呢?

近來,又有一種說法,即我們教育界要訓練能適合三十年,甚至四十年後使用的人才。所謂「後之視今,亦猶今之視昔。」反過來說,三四十年前的「教育家」已知道我們今天所需要的人材嗎?我們又是否能未卜先知,已掌握了三四十年後的真實環境?《莊子.齊物論》有這麼一段有趣的提法:「麗之姬,艾封人之子也,晉國之始得之也,涕泣沾襟;及其至於王所,與王同筐,食芻豢,而後悔其泣也。」麗姬在初嫁給晉王時哭得要生要死,但後來發現當王妃的生活是如此的寫意,就後悔當初的哭了。莊子甚至更「抵死」地提出「予惡乎知夫死者不悔其始之蘄生乎!」即我怎能知道死了就不會後悔當初不該戀生怕死呢?我們真的知道三四十年後所需要的人材是甚麼嗎?

其實,甚麼統一標準,甚麼教育未來三四十年後使用的人材,這些做法或提法也只不過是把人當作工具,而不是把人當作人來看待。只是視教育界為生產工具的工廠,因此要考慮品質監控(QC)統一標準;當然也要搞搞Marketing,了解市場的需求,以期求購。那麼,人生的意義是甚麼?就不為我們的教育制度及「教育家」所考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