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89

雨澤心田 ■ 田方澤

2018年多位香港名人逝世,走筆之際,傳來金庸老先生仙遊的消息。只論作為作家的金庸,確是影響了幾代華人。初中時金庸小說陪伴自己渡過青春的寂寞,說奠定了自己的價值觀也不為過。金庸老先生塑造的世界,在官府以外的「江湖」,各路英雄俠士,雖不羈放縱愛自由,卻也為原則和公義揮劍。心往神馳,如此種種,使自己走上參與社會運動的「不歸路」。

江湖有俠士,亦自有奸狡壞人、無恥之徒,適逢今期是第689期,不多談金庸,來談「689」,一組香港人難以忘懷的數字。過去在689的五年治下,總感覺世界變得太快。香港人珍視的核心價值禮崩樂壞,民主政制停滯不前,程序公義、公務員政治中立、言論自由,無日無之,教育發展也停滯不前。即便卸任後,仍積極發言製造輿論壓力,控告大學學者,製造寒蟬效應。香港的滑坡,不因他下台而停止。

林鄭政府上場之後,雖就教育界而言,是比較願意對教育投資,回應了教育界部分的多年訴求,如改善教師編制、推動全面學位化、增加大專研究撥款等,固然令人欣慰,但推動大白象工程、禁止異見人士參選、盲目促進中港融合、禁止外國記者入境等侵害本地自由的行為,以至來勢洶洶的23條立法,都令人憂慮。更不論在歷屆政府之下,醫療、勞工、長者、貧窮、性別平權等問題,似乎都每況越下。

廟堂在上,遙不可及,高官不識八達通,市民有冤無路訴。面對不公不義,只能瑟縮街角,勉力糊口。間或幻想自己是江湖俠客,輕扶一柄劍,左刺貪官(如收取利益數千萬者)、右指佞臣(如只奉迎帝制卻妄顧港人權益者),幾個靈動翻身間,劍尖一抖,壞人臥倒劍下,豈不快哉。
但幻想當然只能是幻想,在現代社會,文明法治為圭臬,警察叔叔來相迎,自無法帶劍走天涯。要改變社會,還是得靠群眾力量,在體制內外爭取些微的改善。常說滴水穿石,我們留意到穿石的一刻,卻往往忽略了滴水那漫長而沉悶的過程。過去香港市民能團結趕走689,接下來也可團結打好每一場仗。

天下無道,如果要守護平凡的幸福,我們只能夠背水一戰。


田方澤  教協副會長、中學通識老師。鑽研教學之外,更喜歡抽時間和學生談天說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