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來學校

教協人 ■ 方景樂

這個星期五觀看了港台的紀錄片,名為《未來學校:世界的改革》註1。

這套紀錄片是由法國團隊製作,由於法國的PISA表現不理想,人民對教育制度也相當不滿,紀錄片用意自然是希望借他山之石,改善自身的教育制度。紀錄片談及世界各地的教育發展,包括新加坡、芬蘭、矽谷等地。

紀錄片提到新加坡的數學教育模式,奉行一種名為「新加坡模型法」(Singapore Mathematics Model Method),是集不同教育研究所成,此法倡議將學習主題的拆成為較細小的工作,寧願「教少些,學多些」,強調學生真切地理解。課堂上會利用一些特製的積木,同學可以手耳並用學習數學原理。

芬蘭的教育經驗舉世推崇,令我深刻的不是其學術表現,而是課程裡設有一科名為「我們」,主要是培育學生人文素養及同理心,目標不單是確立有「自己」,也有「我們」的身份,「自己」應該多為「我們」著想,才能和平共處,共建社區。

最後節目介紹矽谷的Alt-school、華德福學校及可汗學院。其中也引述了Sir Ken Robinson的觀點 註2,就是現代教育仍保留著十九世紀時期的影子,將學習內容精細分門別類,最後以分數衡工量值;然而社會演變至今,已不是講求習得多少技術,在自動化生產日益廣泛下,人類最需要的是創意,如何從十九世紀的「舊瓶」釀出「新酒」?

觀看之中細心思量,廁身一所小小資助中學的我,如何實現這些看似宏大的教育理念?看後仍然覺得有些地方可以參考。例如,可以在課堂著重想想學生如何學,多於老師如何教;片中也引述新加坡專家批評當地政治氣氛不開放,凡涉及政治領域的議題,學生都自動噤聲,試問如何培育創意?如何培育新一代領袖?反觀香港通識科以理性、多角度地掌握具爭議的課題,連新加坡都追不上呢!當然,如何培養學生「我們」的身份,而不盲從權威,是需要我們一眾教育專業人員付出努力,而不是靠某某上大人一言九鼎的。

註1:www.rthk.hk/tv/dtt31/programme/sciencewithyou/episode/532026

註2:Sir Ken Robinson TED talk的影片,有超過5千萬人看過。www.ted.com/talks/ken_robinson_says_schools_kill_creativity


方景樂 教協電腦部主任,中學教師,搖滾樂隊成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