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689想到通識教育

心語絲絲 ■ 劉銳紹

《教協報》轉眼已出版689期。689這數字令人有很多聯想,但我總不會因為負面的聯想而破壞理性的展望、辨正的部署和奮進的心情。

近期教育界比較關心的一則新聞,也許是通識科的「檢討」。我在「檢討」二字前後加上引號,因為我不知道這是怎樣的檢討?朝甚麼方向的檢討?是真的興利除弊的檢討?還是有另類意圖的檢討?正因為我不知道,所以現在沒有結論。

記得曾蔭權當特首時,有人要求加快落實國民教育;曾蔭權按香港情況開展,但後來又傳出「陽奉陰違」的指責。這些傳聞將待歷史驗證。梁振英上台後,教育局一度落實將「德育及國民教育科」列為必修科,於2012年9月新學年開展課程,後來因為大規模的「反國教運動」才擱置。有關國民教育的爭議停止,隨之而來卻出現有關通識教育的爭論。

但教育局局長楊潤雄11月3日在電台節目中漏出一句話:「通識科過往有好多爭議性」,並直言「過去很多政治上的問題,很多時候大家又歸咎於通識科。」我關心的是:這個「大家」是甚麼人?理由是甚麼?

其實,國民教育也好,通識教育也好,我都不一概反對,關鍵要處理好三大問題。一,培養怎麼樣的人?是懂得獨立思考、明辨是非的人?還是只懂得唯唯諾諾的人?二,用甚麼方法培養?單向灌輸還是多方啟發?三,用甚麼內容培養?只講正面材料還是正反兼備?

以前我在中學教書時,經常思考這些問題;現在面對「迷惘的新一代」,更思考這些問題。我不斷摸索和更新方法,發覺:正反兩面的基本材料要講;理論與實際要講(國情港情的實例是最好的辨析教材);引導新一代思考解決問題的方法更要講,否則流於失落與悲情。更重要的是,不要窒息新一代的思考(即使某些角度成人會認為偏差),只能協助他們掌握更全面的材料。有全面的信息,才有準確的分析;協助新一代懂得分析,才是最大的通識。

教師是可敬的,工作也是辛勞的,但成果將是值得欣慰的。我在近作《天才飛與棺材淚》中提醒自己:「心態駕馭事態;眼界決定境界!主動控制被動!積極戰勝消極!」與君共勉!砥礪!前航!


劉銳紹  香港時事評論員,人稱「夫子」。曾任《文匯報》駐北京記者。現於香港多個傳播媒體擔任主持,並在報章專欄撰寫時事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