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立自主意識的培養

教協焦點 ■ 出版部主任 陳國權

筆者對於學校教育的社會功能並不完全認同,所謂培育人才回饋社會的實效意義有其偏頗傾向。可是,現實上在極權國度裡,執政者往往藉手段灌輸其政治主張,甚至倡言教育必須為政治服務。當前香港教育界受到政治的直接介入和間接干預愈來愈明顯,重溫杜威的「教育無目的論」別具意義。

杜威是美國教育思想家,其「教育無目的論」直指教育是人天賦本能的一種自發和自然的成長過程,而教育即生活(education as growth),教育本身除成長之外沒有其他目的。而且,兒童的本能和興趣所決定的具體教育過程就是教育目的,社會和政治需要所決定的教育目的只是外在的、附屬性的,以至是虛構的別有所圖。

因此,教師在教育過程所擔任的角色舉足輕重,如何在學童成長和學習環境中,避免畫地為牢式的被圈養,甚或被牽著鼻子走動,反之培養他們與社會現實生活產生互動關係,能夠保持著獨立自主的意識和批判性思考的醒覺,實在相當重要。

這些年來,香港的核心價值不斷受到衝擊,是非黑白被模糊為灰暗顏色,教師在課堂內所面對的壓力和挑戰與日俱增,筆者以為杜威的《民主主義與教育》值得一讀再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