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升校舍及教學設備標準


立法焦點 ■ 葉建源

教育局每當興建新校時,除了負責建校的工程費用外,還會提供基本配備,包括按「標準校舍用途分配表」,提供指定用途及標準面積的設施,例如課室、教員室、禮堂、洗手間、籃球場等,以及按「新建校舍家具及設備一覽表」提供「家具和設備」費用,讓學校按清單購置。

不少校長向我反映,這兩份參照標準未能配合現代教學的需要。以教員室為例,教育改革以來新增了教學人手,去年也增加的0.1班師比例,但教員室仍維持30班小學的268平方米,空間異常擠迫。又例如全校只得一個比課室面積稍大的音樂室,如何應付學生每周按課時指引有兩堂音樂課的需要?新政府上場後為特殊學校提供的編制言語治療師及職業治療師,為何沒有配備工作空間?還有很多學校向我反映的中央廣播系統,這項學校公認為必需的器材,為何仍未納入學校的標準設施?

校舍標準停滯不前

事實上,教育局的「校舍用途分配表」一直不向外公開,讓外界難以監察。就算我以議員身分在立法會質詢政府,要求索取分配表,但局方也不提供,及至上周我召開記者會,批評校舍標準缺乏透明度,教育局才向傳媒發放一份2017年11月的更新版本。但我發現,新版本只是因應前任及現任特首分別於2009年及2017年的《施政報告》中,承諾在新建校舍加設中央午膳分發區及提供冷氣設施所作出的相應修訂,其餘各項校舍標準,不論是數目及面積,與2000年的版本沒有分別。

至於用作計算新校家具及設備費用的「新建校舍家具及設備一覽表」最新清單,外界可從教育局的網頁找得到,它的脫節程度確令人嘩然,例如清單上列明的幻燈機、電動打字機、感熱紙傳真機、VHS錄影帶、手提卡式收音錄音機、透明膠片高映機等,相信不少已經斷市,傳媒在記者會後嘗試到鴨寮街按清單購買,結果也是撲空。

設備清單抱殘守缺

據我所知,不少校長早已反映清單不切實際,但教育局不單「抱殘守缺」,更反過來要學校埋頭苦幹修補,過程之痛苦,並非如教育局說,「清單只是給學校參考,學校不一定要按清單購買;……每年實際受影響的學校不多」這般輕描淡寫,而是校長需要逐項解釋不按清單購買的原因,還要提交替代方案,包括搜集產品資料、格價、招標,經過法團校董會通過後,再由教育局建校組及相關學科審批,而「升級」項目涉及的費用更須由學校自行承擔。

教育局及後承認,清單已有一段時間未進行全面檢討,當中有些項目或不再切合現時的學與教需要,正檢視該清單,並會適時徵詢業界的意見。從我訪校的經驗所得,校長們對於校舍及設備標準有不少值得參考的意見,特別是他們到世界各地考察的經驗,我期望教育局多聽前線校長及教師的意見,認真更新這份一覽表,既減省學校的行政及財政負擔,並同時提升教學效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