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孟子 · 公孫丑》中看浩然之氣

風檐展書 ■ 香港歷史文化研究會理事 吳煒崗

《孟子.公孫丑》中,孟子自言:「我知言,我善養吾浩然之氣。」又說:「其為氣也,至大至剛,以直養而無害,則塞于天地之間。其為氣也,配義與道;無是,餒也。是集義所生者,非義襲而取之也。行有不慊於心,則餒矣。」

「浩然」是盛大的樣子,孟子也形容「浩然之氣」是「至大至剛」。至大說的是氣量之廣大,至剛說的是氣質之堅強。孟子說這種浩氣充滿於天地之間,即是文天祥所謂「沛乎塞蒼冥」。「浩然之氣」的另一特點是「配義與道」,即此種浩氣必須與正義和正道互相配合,本於仁義道德行事,浩氣才可生成、壯大。

如何培養「浩然之氣」呢?依孟子言有三點要注意。一是「以直養而無害」,二是「集義所生」,三是「勿忘勿助」。《說文解字》云:「直,正見也」,即是以正見去培養,不加以損害。二是「集義所生」,即不斷地做正行善事,積善去惡,令行為無有歉疚,光明正大,久而久之便能以德潤身,有諸內而形於外。孟子還從反面指出浩然之氣不能靠偶一為之的、突如其來的正行善事而取得,因為若你在其他事上於心有愧,這浩然之氣便會萎靡了。所以,養氣之要,在於勿忘、勿助,要持之以恆,念茲在茲,切勿急於求成,拔苗助長。

具有這種浩然之氣的人,因為站在正道這一方,故能夠問心無愧、光明磊落,能夠藐視權貴,在精神上壓倒對方。「天地有正氣」的文天祥、「粉骨碎身全不怕」的于謙、「死得其所」的譚嗣同,都可算是其中代表。孟子的文章雄健磅礡,若決江河,浩浩蕩蕩,淋漓暢快,這種風格也正是源於這種人格修養的力量。所謂理直氣壯,理直自然氣壯,能俯仰天地而無愧怍,雖千萬人吾往矣。

相反,許多人行事未能光明正大,心有歉疚,從其言辭也可看出一二。「詖辭知其所蔽,淫辭知其所陷,邪辭知其所離,遁辭知其所窮。」孟子說,聽到偏執一端的言辭,就知道他內心是有所蒙蔽了;聽到放蕩的言辭,就知道他內心是沉溺到甚麼地方去了;聽到邪僻的言辭,就知道他內心是離開了正道了;聽到躲閃的言辭,就知道他內心是理屈而辭窮了。

可是,世上能知言的人很少,有浩然之氣的人更少。觀乎說者許多是不敢直言內心所想,甚者則是理屈但仍然可以說得氣壯,更甚者是滿口歪理卻自以為真理披身的。聽者則往往不能判辨對方言辭中的詖淫邪遁,更甚是有時即使心中知道,也逼不得已要遵從對方所言。

孟子之所以能成亞聖,於此可見一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