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信

 雨澤心田 ■ 田方澤

聖誕假前與舊生食飯,循例被提點假期外遊記得帶手信。「食得就得」,被好好囑咐了。「而家人大最實際,食得就得」,一再重覆。最後還是買了景區的小煎餅,只是不知好不好吃,反正不是自己吃也就算了。

記得中學時第一次離港旅行,喜歡買各地景點禮品、當地特產,塞得行李箱滿滿的回家。近年少買了,就只帶點小零食給學生。但早前和家人旅行,母親總喜歡大買特買,回港派給同事,甚至買禮比觀光熱心,結果家母總是在機場前的免稅店買到最後一刻。

過度理智的我總是納悶:為甚麼旅行要買手信?在交通運輸極度發達、大家多去旅行的全球化時代,東渡日台等熱門旅遊景點,還需要買手信嗎?後來朋友問我帶手信,我已是半開玩笑回應「我去鵝頸橋間手信舖買俾你。」

在網上隨便搜尋手信的起源,有人說可追溯至春秋時期人們帶禮物去見朋友,又有台灣的說法指伴手禮的起源是農曆年的拜訪和嫁女後的回訪,各有其故事。中文資料較少,查看堪稱手信之國的日本,指日本的手信「  土產」,起源竟與參拜神社有關。

為何參拜神社需要手信?原來過往一些較偏遠的鄉村,會集資給村中壯健男子到伊勢神宮參拜,代村民祈福。參拜後,會買神社的祈福木板「宮笥」(音,同土產)回鄉給村民,也有一種說法是宮笥泛指靈符、或伊勢神宮旁的名產等,發展至後來,便成為「土產」的代詞。

日本人重禮,出差或休假旅行都必須帶禮物回公司,以答謝不在公司期間麻煩同事處理公務;到朋友家探訪,更不可能「兩梳蕉」地上門。有趣的是,搬新家需送禮給鄰居以打招呼,如租屋更要向房東送上約等同於1至2個月租金的禮金,答謝房東租屋給自己。因此各種送禮組合、景點手信,各式各樣,任君選擇。

「禮多人不怪」,大抵是整個東亞儒家文化圈的傳統,不過年輕人如我,總介意互相送禮客氣、來來往往很是煩人。所以近年去旅行,多只會給相熟的朋友寄一紙明信片,聊表謝意。在電子世代,一張紙片比隨手買的小零食,或終有一日會丟棄的「唔等使」小擺設,希望更有價值。

至少自己案頭夾滿舊生寄來學校的明信片,更有效見證自己工作的意義。


田方澤  教協副會長、中學通識老師。鑽研教學之外,更喜歡抽時間和學生談天說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