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入研究中國的「九」

心語絲絲 ■ 劉銳紹

二O一九年悄然來臨。好像逢「九」之年,中國都有大事發生。我想,深入研究中國近代史上的「九」,讓同學們了解史實,去蕪存菁,再對比今天的現實,以古鑒今,甚有意義。且看──

一九一九年的「五四運動」,今年已一百周年。當年提出的「科學與民主」,成為中國民間的接力方向。二O一四年香港爭取真普選的「雨傘運動」,其精神也是一脈相承。我的拙作《我從六七暴動到今天》對比了「五四運動」、「八九民運」和「雨傘運動」,吃驚地發現了很多相同之處,連一些細節也極其相似。

一九四九年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今年七十周年,這當然是重要事項。中國今天已成為全球第二大經濟體,綜合國力明顯上升,但管治意識和模式仍是封建王朝的延續;「五四運動」的口號只體現在「科學」上,但沒有民主。

一九五九年更是多事之秋──「大躍進」弄得全國經濟崩潰,導致三年大饑荒(中共指「三年自然災害」所致)。同年,達賴喇嘛說中共壓迫而跑往印度,中共則指他叛逃。同年的廬山會議,原是檢討毛澤東的「左」,變了鬥倒彭德懷的「反右」;毛澤東自此毫無制約,禍延文革。

一九六九年,中蘇發生珍寶島戰役,兩國交惡促使中共考慮與美國修好。同年,林彪被毛澤東欽點為接班人,而被鬥倒的劉少奇則年底逝世,王權管治更甚。此外,文革武鬥延續至一九六九年。這些都是中共不多說的歷史。

一九七九年,鄧小平已復出,帶來新的希望。當年一月一日中美建交,鄧小平隨即訪美。同日,大陸第五次發表《告台灣同胞書》,希望兩岸修好。但在二月,中國與越南發生戰爭。同年,中共進行「理論務虛會」,說要「分清思想」,跟著平反冤假錯案,但鄧小平又提出不准爭論的「四項基本原則」。可見,四十年來中共仍在開放與保守中自纏。

一九八九年的民運和「六四事件」,今年三十周年,更需牢記。一九九九年較少政治事件,但二OO九年新疆又發生二百人死亡的騷亂,背景複雜。可見,內地的事情直接或間接都影響香港。前事不忘,後事之師,日後我將與老師們細嚼歷史,再與青年學子分享。


劉銳紹  香港時事評論員,人稱「夫子」。曾任《文匯報》駐北京記者。現於香港多個傳播媒體擔任主持,並在報章專欄撰寫時事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