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周產假代職津貼涵蓋幼園 幼教界喜見資源增

本報記者

迎接新生命,對普遍家庭來說是喜訊,但對女性比例高達九成的幼稚園同工來說,或是一種壓力,因政府往日並無資助產假代課津貼。教協明白幼教界需求殷切,一直致力向當局爭取,終於迎來喜訊。自2019年1月1日起,懷孕教師可獲14周產假,當局更會向學校提供代職人員津貼,措施首次涵蓋幼稚園。

「幼師每天照顧小朋友,經常擒高擒低、彎腰,對孩子關懷備至,同工們即使懷孕也如此待小朋友。」教協理事、漢師德萃學校(幼稚園部)校長梁秀婷笑言。她挺大肚子在課室陪著學生看圖書,連同她在內,該校三名同工的預產期均在2019年。

教協去信約見教局 表達業界訴求

去年10月施政報告提出修訂《僱傭條例》,將懷孕僱員可享有的10周產假延長至14周,教協在措施公布當天,已即時去信教育局,要求局方以行政通告的形式盡早於學校落實,其後教協會長馮偉華亦約見教育局,表達有關訴求。結果,政府於去年12月中發通告,公布2019年1月1日起,延長女性教職員的產假至14周。

令幼教界最欣喜的,是教育局的政策中,首次向幼稚園提供產假代職人員的津貼。此前,政府並無提供任何額外撥款以資助病假或產假(包括原先的10周)的代課津貼;新政策下,幼稚園可以實報實銷的方式,向教育局申請發還聘請產假代職人員的開支。

一校三人產假 新政策紓行政前線壓力

梁秀婷的學校今年3名同工放產假,需要聘請代課老師,她說若沒有新的代職人員津貼,一般需要學校或辦學團體自行補貼,有時更需要調配其他資源應對,或是要求其他同工頂替、分擔懷孕同工的工作,亦有主任職級的同工入班房教班(見另稿),梁說:「縱然懷孕是開心事,但或會在幼稚園構成壓力,今次這新政策,對正懷孕的老師,或計劃生育的同工來說,可以紓緩她們的壓力。」

是次成功令當局聆聽到幼教界的需要,實在有賴各位同工齊心爭取,梁秀婷樂見教育局是次政策惠及層面廣泛、反應快,幼稚園與中小學的政策看齊,「教育局終於察覺了幼教界的需要。」她希望當局日後繼續聆聽幼教界的聲音,認真回應業界的訴求。

在梁秀婷的學校裡,連同她在內,今年共有三名同工將放產假。新政策下,自2019年1月1日起,幼稚園女性教職員可獲14周產假,所屬學校亦可獲發相關代職人員津貼。梁認為措施能紓緩正懷孕或計劃生育同工的壓力。

懷孕主任代病假孕婦教班 盼幼園設病假代職津貼

當局現時並無向幼稚園提供任何額外撥款,以資助病假的代課津貼。以懷孕幼師為例,她們須定期接受產前檢查,懷孕期間若身體不適需要休息,均需要向校方請病假,惟現行政策下,當局並無向幼稚園提供病假代職津貼。有懷孕幼師突然需要休養,學校來不及準備,只好請另一名懷孕主任入班房,背起懷孕幼師的教擔,反映幼教界對病假代職津貼的需求殷切。

「產假不只是14周就完結,懷孕期間的病假處理,可以很突發,亦可以很長時間,同樣需要支援。」梁秀婷說。每名孕婦體質不同,身體較弱的或要請病假休養,少則以數天,長則以月計算。

當局現時並無向幼稚園提供任何額外撥款,以資助病假的代課津貼。梁秀婷憶起懷第一胎時,需要頂替另一名請病假的懷孕同工,令當時是主任的她壓力大增。

幼園現無病假代職津貼 孕婦臨危受命代教班

梁秀婷首胎懷孕時屬於主任職級,甚少做前線教學工作。當時與她同期懷孕的還有另一名前線幼師,當時該位同工需要請病假一段時間,休養身體,梁秀婷說,同為孕婦當然理解她。
但事出突然,校方只能臨時調動梁秀婷頂替教學職務,「本身自己已有行政職務在身,忽然要入班房教書,那一陣子的壓力突然上升,但同時也體諒學校有難處,我只能頂得幾耐得幾耐。」

教協倡設病假代職津貼紓緩人手壓力

懷孕女性身體變化大,身體不適乃常有之事,梁秀婷說,不少同工身體不適時,擔憂加添同事的工作壓力及負擔,或會選擇「頂硬上」。對孕婦來說,或會對其身體及胎兒造成影響。

梁希望當局能體諒幼師的處境,盡快完善政策,向幼稚園發放病假代職人員津貼,讓學校較容易有資源調配,同時亦可消除幼師放取病假的心理壓力,締造良好的工作環境。

幼園進修代職津貼 連續上課三天方能領 教協促改善

除了幼師放產假學校可獲代職人員津貼外,當局自2018/19學年起,為提升校長和教師的專業能力、加強教師照顧學童多元需要的能力等,也為幼稚園提供進修代課教師津貼。

津貼原意雖好,可是有關政策要求,進修教師必須連續三天或以上,出席指定認可課程,若未能連續三天出席有關培訓課程,其任教的幼稚園將不獲代課教師津貼。教協收到不同幼稚園反映,要安排教師連續三天進修並不容易。

校長嘆原意雖好惟規限多難領取

梁秀婷指,幼教界十分鼓勵教師進修,「多些走出課室,不要困在校園,多些接觸新的教育趨勢」,同時,不少學校需要照顧有發展需要的學童,專業進修尤其重要。惟進修代職人員津貼的申領限制重重,「即使課程內容、性質相同,一個連續三天,另一個分開三星期,每周上課一天,後者便不能取得津貼,學校十分無奈」。雖然教育局的原意良好,但措施未能滿足到學校的實際需要。

她補充,部分學校或會為遷就進修課程,而調整校內活動的日期,但她認為做法不理想,希望當局在計劃推出一年後檢討,聆聽業界的真正需求,放寬津貼的規限至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