欠缺「同理心」? 馮偉華

偉華茶座 ■ 馮偉華

近年在討論公共政策時,發現香港跟很多先進發達國家一樣,民粹主義有抬頭之勢,市民好像變得愈來愈排外,對新來港的移民愈來愈排斥。過去對新來港人士的包容、接納似乎已一去不返,取而代之的,是對新移民的偏見和歧視。我們是否欠缺了同理心,不再重視人道、關愛呢?

早前有立法會議員提出動議,要求修例取回審批內地單程證的權力。環顧世界各國或地區,大多牢牢掌控著移民的審批權,以控制輸入多少和接收甚麼類型的移民,唯獨我們每天接收150名持單程證內地移民,卻處於極其被動的境況,不能決定數額,亦不能選擇哪些人可來港。因此,取回審批權實有必要,亦十分合理。

但動議中除了要求取回審批權,更包括設立新審批準則,以限制內地移民到港,當中頗具爭議性的,首推引入家庭團聚者的經濟能力審查,要求申請來港團聚者的家庭,要證明有足夠能力供養來港者,方可獲批准來港,那等於是富裕者才有資格來港團聚,低下階層家庭就要被拒諸門外了!這是否公平呢?

70至90年代,中港婚姻普遍,因此亦造就了大量港人內地配偶和婚生子女,申請來港家庭團聚,那時兩地經濟和社會環境差異頗大,港人因優越感而歧視內地移民,但政策仍以接納新移民為主,期望他們能盡快融入,適應在港的生活,從而貢獻社會,若新來港者有需要,更會給予各種援助。後來因為不欲吸引更多人來港,調整了政策,新移民不能立即享受福利,亦要居港滿七年才可申請公屋。這些政策上的收緊是有其需要性,亦經廣泛討論,為社會所接受。

近十年港人對內地移民的抗拒加劇,實始自沙士之後,內地大量放行自由行旅客到港,他們除了為香港帶來經濟收益,更帶來擠迫和物價飆升;此外,伴隨而來的水貨客活動,更直接對港人的生活造成衝擊,嚴重影響我們的日常生活。無奈政府卻欠缺規劃配套,只著眼於經濟收益,妄顧社會的承受力,袖手旁觀,結果令市民怨氣積聚。更甚者,是貿然放寬大量內地人到港產子,對本地醫療系統造成龐大壓力,本地孕婦叫苦連天,所產生的大量雙非兒童,更對整個教育體系造成壓力,帶來了前所未有的衝擊和混亂。結果是中港矛盾加劇,港人更加排斥內地人。


馮偉華  教協會長,司徒華教育基金管理委員會委員,香港大學哲學博士,香港城市大學專業進修學院高級講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