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政混亂豈能轉嫁

心語絲絲 ■ 劉銳紹

教育局最近向一些學校追討十多年前多付的署任薪金津貼,日後還自行按月扣減對有關學校的薪津款項。此舉可謂笑話之至。教育局當年的行政失誤(它自己也承認「當年系統未能及時察覺」),如今卻用行政手段來為自己補鑊,但又不肯承擔責任,還關起門來自說自話──「相信有關安排對學校日常運作影響不大」。這種言行,不是離地又是甚麼?

我在當記者之前,也是中學教師,後來也當過教育版記者,至今也經常與教育界人士接觸。我深深感到,大部分教育界人士都希望把精力投放在教育事業上,但今天的現實卻經常把校長和教師扯到甚至綁在繁瑣的行政工作上。

如今,因為官方的行政混亂而引起的困擾,更把繁瑣變成繁雜、繁複、繁重。如果教育局不妥善處理,到頭來更是不勝其擾,影響有關學校的正常工作。心裡忽然冒起一句話:「樹欲靜而風不息」,正合眼前光景。

其實,行政混亂不是教育局一個部門的獨有現象,而是特區政府的通病。近期的典型例子已有不少:灣仔繞道通車變成大塞車;長者申領綜援由六十歲提高至六十五歲,跟著又用其他方法補貼,學者批評不切實際,弄得怨聲載道。每年審計署和申訴專員公署的報告所列舉的行政失當事例,只是冰山一角而已。被點名的部門經常感到:「今年唔夠運,明年就冇事喇!」因為明年就輪到別的部門被點名了。

眼前還有一個暫不顯著但卻十分重要的因素,必須注意,就是中美貿易戰之下的緊縮政策。有人認為這樣說不是上綱上線嗎?但政界和外交界對此不敢輕視。種種跡象顯示,中美貿易戰不會在短期內結束,而美國又把香港的獨立關稅區待遇扯在一起,作為對中國施壓的籌碼之一。萬一戰火連天,傷及香港,北京也會要求特區政府早為之計。

當然,追回署任薪金津貼對財政狀況毫無幫助或影響,這只是滄海一粟而已,但財政收縮確是一個趨勢(與內地有關的項目除外);雖然特區政府不斷否認,但行動上卻是如此這般。我心裡只有一絲寄望:教育局不要勞師動眾,甚至鍥而不捨地弄得校長和老師們無日安寧,那就功德無量了。


劉銳紹  香港時事評論員,人稱「夫子」。曾任《文匯報》駐北京記者。現於香港多個傳播媒體擔任主持,並在報章專欄撰寫時事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