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績之外

雨澤心田 ■ 田方澤

最近兩道消息,使我陷入深思。近日朋友在網上瘋傳「芬蘭正式廢除中小學課程教育,成為全世界第一個擺脫學科的國家」的新聞。芬蘭模式近年大受吹捧成為教育神話,這篇新聞受各方嚮往,大讚人家教育改革大成功,慨歎香港不思進取。

芬蘭真的有廢除中小學課程嗎?有印象幾年前已讀過這「新聞」,我半信半疑,終於得到朋友轉發一篇在芬蘭的台灣人的貼文,引用芬蘭政府網頁,澄清並沒有廢除課程,而只是加強「主題式學習」(Phenomenon based-learning)元素,建議學校按校本情況增加跨領域學習課節,而基本的分科教學仍然存在。而PBL的節數,也是短期和彈性的,沒有那麼神話,只是逐步嘗試著。

台灣高雄由兩所知名市立高中牽頭,高中生聯署要求「終結放榜新聞:拒絕『成功』模板,停止製造神話」,要求學校和家長在學測放榜日不再通知傳媒、不接受訪問,打破升學主義,不用分數定義成功。相比起香港的文憑試放榜甚至小學派位的媒體迴響,又是另一道風景。

兩道消息,一在芬蘭,一在台灣,都使香港人嚮往。但是我想,大家真的能接受這些「改革」嗎?

追求跨領域、探究式、自主學習、能力為本,不就是香港教改的目標嗎?結果新高中和通識科被社會批評知識不扎實、考試「無準則」,反使公眾惶恐不安;提倡「求學不是求分數」、多元出路,最終在整個「贏在起跑線」的香港社會,大家仍是被大學主導的升學主義綑綁。

芬蘭的教育部門信任學校,才下放權力自主,成就神話;香港教育局卻透過各種評鑑和資源控制,限制學校發展。前線老師雖有勤奮精進、亦有未思進取。要校方多重視能力、少重視成績嗎?考慮到殺校,為了收生,學校「Banner潮」、「受訪潮」湧現。教育當局的狹隘、學校管理的擔憂、前線執行的困境,以至整個社會大環境弱肉強食,都注定了香港教育進步舉步為艱。

對外地有效改革趨之若鶩,但外地的改革移接到香港,氣候大異,只會水土不服。畢竟,要追求多元,就要摒棄單純追求成績上的卓越。但對多年習慣追逐成績和數據的香港人來說,比任何事都更艱難。

除了成績,我們追求學生更多更重要的特質好嗎?


田方澤  教協副會長、中學通識老師。鑽研教學之外,更喜歡抽時間和學生談天說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