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師的視野和胸襟

教協焦點 ■ 出版部主任 陳國權

筆者大半生從事教育工作,從前線老師到退休前擔當校長,生活和閱歷與教學息息相關,對於一般教師的心態有一定的體會。

有人嘗言教師只不過是讀多幾本書和識多幾個字的教書人士,其學養、識見和言行與現代社會推崇的「知識分子」(Intellectuals)相距甚遠。筆者當然不願妄自菲薄,可是,從確認「知識分子」的自由思想、獨立人格和批判精神等重要質素來說,筆者對於香港一般教師在校園內外,以至社會和政治事務方面的消極和被動表現,總是有「恨鐵不成鋼」的感慨。

坦率來說,教師專業地位的確立,多年來發展至今還是空談虛言的居多,觀乎「教師公會」(General Teaching Council)遲遲未能具體落實,難免唏噓。 不過,面對香港當前「一國兩制」的政治處境和社會變化,筆者視為重要歷史轉折的關鍵時刻,對於仍然具有一定專業地位的教師,以及他們在教育上對年輕人的影響,還是有著極大期望。

教育本來就是為下一代的未來所鋪設的基礎,筆者深信,教師只有站得高才能看得遠,所思所想所感才能有所提升,以至心懷廣闊,不必囿困於校園現實的局限和思想的狹隘,真正以走出課堂的視野,本著普世價值的胸襟,承擔起教育的沉重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