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強公帑問責 支援康復服務
幼稚園人手檢討刻不容緩

本報記者

教育局於本學年初,因應幼稚園教育計劃發出「加強學校管治及透明度」通告,要求參加計劃的幼稚園須設立更具參與性的學校管治架構,以加強公帑使用的問責性。公帑運用要監察但必須適度,在新資助計劃下,幼稚園應付的不只是加強問責的管治架構,還有新的財務程序及周年帳目審核要求、新課程指引,加上原有的重點視學、學校自評及質素評核等,政府有需要關注學校的承受力。事實上,幼稚園質素評核一直被批評比中小學要求更高,皆因中小學已取消在網上公布評核報告,以免政策異化令本來用作自我完善的機制,成為競逐收生的依據而為學校帶來不必要的壓力,但教育局堅持在幼稚園執行。而相對中小學,幼稚園的規模小很多,面對大幅膨脹的行政工作,壓力不容小覷。

政府於前年成立校本管理政策專責小組,並正式公布為公營學校撥款增加「一校一行政」,以加強支援學校及校董會,及減少教師和校長的行政工作,然而同樣亟待支援的幼稚園,卻不包括其中。至於幼教界提出改善教師人手,教育局亦加以拒絕,理由是當局已配合了「到校學前康復服務試驗計劃」將師生比例由1:15建議改善至1:11,因此認為幼稚園有新增教師足以應付工作。但幼教界已經回應,幼稚園師生比的中位數早已達1:11,以致不少幼稚園人手改善有限,幼師普遍仍要全天上課,其他如備課、見家長及各項行政工作只能課後進行,若再增加支援到校康復服務,幼師工時只會愈來愈長。

研究報告提供實例 現師生比不足解困

政府委託城大進行「到校學前康復服務試驗計劃成效研究2018」提交的報告,當中有些實例,正好凸顯了現有的師生比例,並不足以為幼稚園解困。報告指出,試驗計劃規定營辦機構每年須為教師提供十節每節兩小時的到校專業諮詢,協助教師審核和評估懷疑個案等,儘管這個是教師增加對特教兒童的認識和技巧至關重要的環節,但有三份一營辦機構的專業諮詢時數未能達標,原因是「教師沉重的工作量和緊迫的工作日程,是與他們進行諮詢的最大障礙」。而由於教師在學校工作忙碌,「他們只能與教師進行15至20分鐘的諮詢。治療師與教師最有效的溝通時間,只有在教師接送兒童前往訓練的途中、午休時間,以及準備課堂時才可以進行。」

參與研究的幼師也提到,由於工作量繁重,加上試驗計劃產生的額外行政工作,因此無法為有特殊需要的學童提供更多支援;也有教師坦言,因為大部分時間都在課室教學,所以連與治療師交談的時間都沒有。數據更顯示,逾六成受訪教師從沒有接受專業諮詢服務。

幼師備課及作息時間被不斷蠶食

對此,政府同意將每節兩小時專業諮詢的規定放寬至半小時也可計算,諮詢也可包括電話等方式。這些折衷方法有助營辦機構達標,卻無助幼師得到較佳的專業諮詢,因政府仍然迴避了教師工作量這個最根本的原因。當絕大部分幼師仍沒有空堂,要應付新資助模式的行政工作已感吃力,還要繼續蠶食他們作息或課後備課的時間以支援復康服務,幼師工作量超標令人憂慮。去年政府將到校康復服務常規化,更把學童名額由3,000個倍增至7,000個,意味幼稚園投入的人力資源將要更多,當局要為這服務增設專責的統籌主任,並重新檢討幼稚園教師人手、減省不必要的行政工作,已是刻不容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