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貢客家舞麒麟

鑪峰新語 ■ 長春社文化古蹟資源中心 黃競聰博士

復界以後,大量客家人移居香港,開墾荒地,開基建村,部分的客家人選擇西貢定居,帶來的不僅是勞動力,更帶來自己生活習慣和風俗,當中包括舞麒麟的習俗亦在西貢區落地生根。麒麟是中國傳說中的生物,自古已有「四靈」之說。《禮記.禮運》曰:「麟、鳳、龜、龍,謂之四靈」。 麒麟位居「四靈」之首。客家人視麒麟為瑞獸,可以化解煞氣,迎來好運。每逢慶典,客家人總愛舞動麒麟,期望借助麒麟的神力,為他們帶來福氣。2014年,西貢坑口客家舞麒麟、黃大仙信俗、全真道堂科儀音樂和古琴藝術成功列入第四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代表性項目名錄。

2018年,在西貢區議會撥款贊助下,坑口鄉事委員會、西貢區議會藝術及文化活動工作小組、西貢民政事務處合辦,以及長春社文化古蹟資源中心(CACHe)、香港歷史文化研究會與西貢區校長會協辦了一項名為「西貢非遺傳承計劃──西貢麒麟舞」的研究與推廣活動。筆者和葉德平博士經過多月來的實地考察、訪談,以及文獻整理工作,終結集成《西貢.非遺傳承計劃:西貢麒麟舞》一書,紀錄西貢及坑口麒麟隊歷史。從口述訪問得知,單是西貢一區,全盛時期每一條村都有一隊麒麟隊,數目差不多有數十隊。

以沙角尾村為例,二次大戰後,舞麒麟人才輩出,稱得上「師傅級」計有朱華、韋炳、謝牛、曾榕和謝尚飛等。張奕祺記得,每星期他最少抽出兩、三天的晚上,在育賢書室對出的空地跟村中舞麒麟師傅學習。張奕祺天資聰敏,學習舞麒麟不足一個月,便跟隨村中前輩出外賀誕。農曆新年正是麒麟出動的大日子,沙溪翕和堂麒麟不單巡遊西貢墟,與友好村落拜年,更遠征新界其他地區,足跡遠至大埔林村。可惜的是,上世紀六、七十年代,新界農業步向式微,村民只好出外工作,有的選擇移民,當中不乏是舞麒麟的高手。1959年,張奕祺離開自己的家鄉,移民英國尋找工作機會。

舞麒麟高手外流,導致不少村落的麒麟隊伍出現青黃不接的情況,客家舞麒麟在西貢曾一度出現傳承的危機。直到回歸前後,移居英國的鄉民相繼退休,陸續返回西貢居住。他們懷念昔日舞麒麟的年輕歲月,部分更重新組織麒麟隊伍,參與地區活動。觀乎西貢新春團拜曾一度停辦,約16年前復辦一事便是其中重要示例。自西貢坑口客家舞麒麟成為國家級非遺後,鼓舞了很多區內舞麒麟表演者,意識到舞麒麟是西貢重要文化傳統,積極培訓「接班人」。很多區內麒麟隊伍都樂意與不同組織合作,推廣麒麟文化。如早前馬遊塘村國術麒麟會李有昌師傅應邀擔任「麒麟私塾」的導師,教授區內兩間小學和一間中學師生舞麒麟技藝,部分優異學員更獲邀成為將軍澳草地音樂會暨文化Fun Day的表演嘉賓。

《西貢.非遺傳承計劃:西貢麒麟舞》新書發佈會
日期:2019年3月6日(三)
時間:下午4時至5時地點:坑口社區會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