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內乏權力制衡教育局袖手旁觀
應從制度解決「校本管理」亂象

本報記者

由天水圍東華三院李東海小學發生教師自殺悲劇,至2017年興德學校事件,均反映了香港一部分學校出現行政混亂,當中或涉及濫權等問題。本身是律師的教協副會長莊耀洸表示,香港大部分學校運作良好,但一連串個案顯示問題並非孤立事件,現時「校本管理」在制度上出現嚴重漏洞,亟需糾正,避免更多不愉快事件出現。

權力過度集中於校董會教師校董參與度低

「校本管理」制度的原意是,政府向學校下放更多權責,讓學校有更大的自主權和靈活性,可是法團校董會的人選並沒有資歷和培訓的硬性要求,不少校董缺乏對學校事務的認識,莊耀洸形容為「外行人領導內行人」。莊耀洸指出,部分校董會只能依賴、過分信任校長,導致有些校長權力極大,個別校長因而有濫權的可能,促請當局完善校董培訓工作。

在校本管理政策下,雖然教師可選出代表參加校董會,但被選為教師校董的教師勢孤力弱,本身也是學校的職員,在職級上受校長管理,較難發表與校方不同的意見。

教育局處理投訴仿如袖手旁觀

莊耀洸續稱,教師遇到不公平對待時,考慮是否提出申訴時往往有很多擔憂,「同工或會擔心留下不好的印象,或會影響日後工作及升遷機會」。

根據過往經驗,若教師向教育局投訴,局方多以「校本」為由把投訴交由學校自行處理,變相「自己查自己」。同時,局方或校董會在調查投訴時,均傾向相信校方的說法,令同工對投訴機制失去信心,「校董會處理嚴重個案時,應成立獨立調查小組,小組亦應加入獨立人士。」

近年一些嚴重校政問題的個案演變為社會事件,曾有學校在教育局長期沒適當介入及監管下,有學校的校董會濫用權力,不理會教育局的監管角色。莊耀洸直言,如果教育局可以適時介入及制止,問題或可及早控制,但教育局現時的處理方式根本無法解決問題,反而助長了濫權者,令申訴者有冤無路訴。局方應積極履行監管的責任,除要確保學校依據《資助則例》及相關條例等的規定行事外,更要積極找出真相,讓投訴得到公平的結果。

增加教師參與校政機會恢復諮議機制

校本管理制度的理念雖好,但在實施過程中出現漏洞,教師、校長同是受害者。莊耀洸促請政府改善校本管理政策及現行投訴機制,從制度上保護教師免受不公平對待,以及在學校建立關愛互信的工作環境。

莊耀洸認為,應該增加教師參與校政的機會,確保法團校董會內的教師代表必須以民主方式產生,並有充分的參與權,而他們在表達意見和參與校政時亦得到尊重和保障。同時,恢復教師代表與校董會之間及教師代表與教育局之間的兩項諮議機制,以及盡快成立獨立及專業的教師公會。

教協希望聆聽教師校董和官立學校校管會教師的親身經驗和建議,故特意舉辦集思會蒐集代表的意見,以便日後向當局提出更具體的建議。>> 集思會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