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學習支援津貼對 IRTP 學校是「零和遊戲」?

立法焦點 ■ 葉建源

政府計劃由下學年起,將新學習支援津貼(LSG)「一刀切」推展至全港所有的公營普通學校,儘管將會增加對第三層支援學生的津貼額,但不少沿用加強輔導教學計劃(IRTP)的學校卻出現「縮減教席」和扣減津貼的「雙失」情況,這不單有違特首林鄭月娥承諾提供「更穩定的教師團隊和靈活調配的額外資源」的政策目標,更令學校行政產生混亂,甚至影響對有特殊學習需要學生的支援。

特首去年發表《施政報告》時,形容她十分關心有特殊教育需要的學生,宣布將融合教育資源「加碼」,包括繼2017年承諾為學校增設一名特殊教育需要統籌主任後,將由2019/20學年起,重整學習支援津貼、小學加強輔導教學計劃和融合教育計劃,按學生需要提供常額教師職位和津貼,讓學校在優化方案下,有更穩定的教師團隊和靈活調配的額外資源,為學生提供多方面的支援。

變相削減編制人手

在新優化方案下,每名第三層支援學生的津貼額,將由2.86萬元增至6萬元,第二層支援學生的津貼額則由1.43萬元增至1.5萬元。學校的津貼額表面上有所增加,但不少沿用IRTP的小學校長近日向我反映,教育局督學指學校因未能達到新優化方案下的指標,原有的加輔班教席將遭削減,學校如要保留這批資深的加輔班教師,只能動用凍結的教師職位、新增的特殊學習需要統籌主任(SENCo)職位,或有教師離職/退休時騰出的空缺來「吸納」相關教師。

事實上,IRTP學校在新LSG下,首當其衝已損失了原有加輔班的班級津貼,加上以編制「吸納」加輔班教師,豈不是「侵蝕」學校原有的編制?舉例說,有學校原設有兩/三班加輔班,由於未能達到LSG第二層160萬以上津貼的劃線指標,只能獲派一名特殊教育需要支援教師(SENST),餘下的一名或兩名加輔班教師,需用下年新增的SENCo職位或/及凍結教師職位來「吸納」,令學校變相少了常額教席,做法極不公平。同類情況在不少IRTP學校發生,令人憂慮融合教育資源在新方案下不加反減,勢將影響對SEN學生的學習支援,並質疑這是否政府對沖教席的「零和遊戲」,一方面承諾增加0.1教師及增設SENCo,那邊廂卻因優化方案削減教師編制。

學校大失預算

新優化方案不但未有充分諮詢前線意見,亦未有清楚解釋優化方案的人手計算方法,令不少學校大失預算。即使學校有意加強校內學生支援層級以增加LSG額度,從而換取更多SENST來「吸納」原有加輔班教師,但局方的督學於今年三月中才通知學校來年的LSG額度不足,未能獲得足夠的SENST教席來「吸納」原有人手,學校在短時間內亦難以進行有關調動,最終需被逼動用校內的凍結職位。在編制縮減下,甚至更剝削了校內表現優秀的合約教師入職常額教席的機會,嚴重打擊校內教師團隊的士氣。

政府為何要一刀切?推行政策有否真正了解用家的意見及需要?根據我們月前就融合教育支援政策的調查結果顯示,93%來自IRTP學校的校長同意IRTP最能有效支援SEN學生,即使將採用LSG的學校也納入計算,也有七成半受訪學校認為IRTP是最有效支援SEN學生,理由是IRTP能以開班形式聘請常額老師,獲得較穩定的人手,對學生的照顧和支援也較佳。

就著學校反映的憂慮,我已去信約見楊潤雄局長,要求局方以保留學校原有的教師編制為大原則,在學校現有的基礎上增撥資源,包括加強教師培訓以及在SENCo特殊學習需要統籌主任的配合下,讓學校更有效支援有特殊學習需要的學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