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流講質素不應成負累

心語絲絲 ■ 劉銳紹

在財政司的預算案和特首的施政報告中,多次強調香港教育界與內地的交流活動,包括推動兩地的學校結成姊妹校,教師和學生多與內地交流。原則上,我不反對,因為這是了解國情的機會,至少可以增加一些感性認識,也不是壞事。

不過,在操作上必須注意很多細節,否則只會勞民傷財,事倍功半,還會增加學校和老師們的工作負擔。

首先,當局雖然撥出相關款項,作為資助學校與內地交流之用,但在目前各校普遍人力資源緊缺的情況下,如果沒有足夠的支援,到內地交流的活動反而成為老師們的壓力。有老師對我說,光是找尋適合的交流學校(內地稱「對口單位」)已經不容易,跟著又有大量行政事務需要跟進,這幾乎是一個專職的工作,實在難以兼顧。

其次,即使能夠成行,但在內地交流的活動,經常出現單向的安排;即內地多數安排可以顯示成績的「威水項目」,硬銷的味道頗濃。我以前經常帶學生返內地交流,也發現同樣的問題。我嘗試與內地的接待單位調整行程,但他們又有難言之隱,因為他們也要講求「政治正確」,否則動輒得咎。這又是一個不接軌的問題。

此外,不少交流活動逐漸變成湊數,甚至「篤數」的工程。當局雖然聲稱,參加活動屬自願性質,但在有意無意之間,卻令人感到講求出席頻率的無形壓力。較少參加跨地交流的學校,日後會否受到另眼相看的對待?無人能說。

所以,很多學校和老師對這類內地交流活動多持冷眼旁觀的態度。我曾經嘗試以下做法,發覺效果不錯,於是提出建議,交流活動改為由興趣班入手,例如以體育、歌舞、文化、潮流、生活品味,甚至最近頗為流行的電競活動為主題,讓參加者感到興趣,然後在活動和交流的過程中,讓同學們自由聊天,不用設定主題,更不用帶有甚麼目的。

結果,同學們在興趣推動之下參與,在聊天時又會自然地觸及其他實際的問題,甚至一起吃飯時也會繼續聊下去。這種軟方法帶出的實效反而更好。

總之,官方不要以完成政治任務為目的。必須講求交流的質素,否則大好機會也會變成負累。


劉銳紹  香港時事評論員,人稱「夫子」。曾任《文匯報》駐北京記者。現於香港多個傳播媒體擔任主持,並在報章專欄撰寫時事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