繼續監察小三TSA的操練情況

立法焦點 ■ 葉建源

立法會日前討論19/20年度政府的《財政預算案》,我亦提出了修正案,要求削減「基本能力評估」(TSA)項目的8,500萬元預算開支。

作為教育界代表,政府提供教育開支我們大多歡迎,當中卻有些教育開支不一定能為教育界帶來正面效果─小三TSA正是一例。在此必須重申,我們並不反對教育局以「不記名、不記校、不收取學校報告」方式於公營小學抽取10%小三學生參加評估,因為這種抽樣評估既準確又可靠,亦能減輕學生、教師壓力;現時問題的癥結,在於教育局在三不原則下留了一大尾巴─容許學校自行向考評局申請「全級應考」。

小三TSA一直為人詬病,在於其不但加劇學校應試、操練文化,更容易造成學校之間的惡性競爭,此舉加重師生壓力,亦令小學課程因TSA而扭曲。可是,去年局方提出的「改良」小三TSA卻仍然容許學校申請「全級應考」,而申請「全級應考」亦只須校董會同意,程序毫不嚴謹,也不專業,有相當多學校連諮詢前線教師及家長等持份者的意見都沒有;就算法團校董會有教師或家長代表,但在辦學團體校董佔多數情況下,他們的意見未必受到重視。其實,最清楚學生的表現便是教師,為何應否「全級應考」的決定不由教師作出,而要由非教育專業的校董作出?

據教育局數據,去年小三TSA有230間小學申請「全級應考」,佔超過公營小學四成;事隔一年,教育局不回覆傳媒提問、不回應議員質詢,拒絕公開相關數字,全部黑箱處理。但相信2019 年「全級應考」的學校不會少,因為不少辦學團體已公開表示要求屬校所有學校參加「全級應考」。更甚者,教育局亦未設有嚴謹的監察制度,局方現時只是在完成TSA後進行家長意見調查,完全漠視前線教師的專業意見,實難以監察TSA是否出現亂象。

有見及此,教協一直就小三TSA情況進行問卷調查。去年調查結果反映近8成學校「非常重視」或「重視」小三TSA結果,選擇「全級應考」學校的教師在師生壓力、操練情況、教學異化等方面均較「抽考」學校大或嚴重。

雖然我的修正案最終被否決,但我們必定會繼續監察小三TSA有沒有操練學生的情況發生,我們正以問卷方式查詢老師們的意見,讓我們可以知悉學校推行小三TSA的情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