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三十周年」紀念專輯 –
校園和唱《自由花》 教師尋覓年輕同行者

本報記者

「忘不了的,年月也不會蠶蝕,心中深處始終也記憶那年那夕」,張銳輝的學生對六四的認識,始於音樂,始於通識課。對現今中學生來說,六四事件是歷史。1989年時是大學生的張銳輝,手執教鞭27年,視堅持說真相、傳承歷史為己任,「我們控制不了大環境,更要做好自己本份,裝備下一代成為有公民意識的香港人。」

六四事件發生時,教協理事、通識科教師張銳輝在港大念一年級,是太古堂宿生會主席。六四屠城後,張與同學在宿舍對面的太古橋鋪上黑布寫下輓聯,豈料油漆透了底,在橋上留下斑駁的20個大字:「冷血屠城烈士英魂不朽誓殲豺狼民主星火不滅」,至今港大學生仍每年重漆六四輓聯。

全校和唱《自由花》在學生心中播下種子

「自己那一代的學生經歷八九民運,觸發思考人生前路,可是如今六四對學生來說是一段歷史」張銳輝說。有指現時的中學生對六四態度漸趨冷淡,但張銳輝認為,只要有老師做橋樑,學生至少可踏出認識六四的第一步,「學校每年都舉辦六四主題周會,又會向中一生播放六四教育短片,他們大概知道六四與民主、學生、坦克車、天安門有關」,張亦會把六四事件融入高中通識教育。

除了教學生認識史實,張銳輝亦會向學生介紹香港民運歌曲。同校的另一位教協理事方景樂不時帶著結他自彈自唱,每年校際歌唱比賽總會被學生邀請上台,帶領全校大合唱《自由花》,現場氣氛恍如置身於六四晚會。

相距30年黑布宣言連繫兩代學生

張銳輝的學校每年均有六四悼念活動,由學生親手以白油漆寫下「毋忘六四」,今年將由4名中五女生接棒。圖為2016年的黑布。

張銳輝坦言,以前的學生對六四有一定的認知。如今30年過去,張銳輝與學生談六四時主要以鋪陳事實,遇到思想成熟的學生,才會談談香港在八九民運的角色等較深入的話題。張說:「縱使控制不了大環境的改變,教師也要盡量做好本份」,把握在校園裡仍有的自由,鼓勵下一代關注社會、民主發展,裝備學生面對未來的挑戰。

六四30周年漸近,張銳輝的一群公民教育組的學生,正籌備校內六四30周年的悼念活動。這群中五學生會在黑布上,親手用油漆寫上「毋忘六四」大字,放在操場供學生、老師簽名以示支持。同樣的黑布,同樣的白油漆,縱使相隔30年,盛載著同一份為六四事件平反的情懷。

不想回憶,未敢忘記。正因忘不了,教師更應努力繼續承傳歷史,繼續哼唱:「但有一個夢,不會死,記著吧,無論雨怎麼打,自由仍是會開花。」

張銳輝的學生談六四

曾同學
「中一透過周會才知有六四,當年的學生並無衝擊、傷人行為,中國政府暴力手段,是十分野蠻的行為。」

阮同學
「學校每年都有六四周會,在通識、中史堂可進一步了解,我對六四的認識,一年比一年深。」

林同學
「本來學生集會十分和平,只是靜坐表達意見,為何結果要這麼暴力呢,實在有些不公平。」

余同學
「大學生爭取自由向政府反映,卻被政府用暴力手法鎮壓。年輕人應該多了解事件,看當年的學生如何爭取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