幼師前景不明朗 流失率創新高

本報記者

幼稚園教育計劃在今年暑假後便進入第三個年頭,可是現屆政府承諾的幼師薪級表,至今仍只聞樓梯響,連公開諮詢的程序亦未展開。而政府現為幼師訂立的「薪酬範圍」,最大的保障只是起薪點,至於增薪點及轉職年資等均沒有規定,幼師薪酬待遇不一定取決於專業資歷及年資,反而受學校收生人數的影響更大,特別是幼稚園以「人頭」資助,學校資源比較不穩定,這薪酬模式並不利於幼師的專業發展。

過去多年,由於受資助的幼兒教育學士學額極少,成為大專院校競爭最劇烈的科目。但自政府提升幼師起薪點後,無論資助或自資院校都爭相開辦幼兒教育文憑甚至學位課程,為幼教界培育更多新血。然而我們關注到,幼師的流失率相對中小學來說亦屬偏高,而且按年上升,今學年持幼兒教育證書或以上的幼師流失率已達雙位數的11.4%,創五年來的新高(表一),同時遠高於資助中小學近年約5%的教師流失率。

根據政府向立法會財委會提供的數據,流失幼師的平均教學年資介乎10至12年(表二)。以同時開辦半日及全日班的幼稚園為例,流失教師的平均教學年資為12.4年,反映流失大部分是相對年青而且累積了相當教學經驗的幼師。正如本文所提,幼師培訓學額不斷增加,即使高流失率亦未必會影響到教師的供求平衡,但這對於學校以至整體幼教的經驗傳承來說,影響則可以相當深遠。

從另一角度看,這些教學逾十年的幼師,他們離職時的平均月薪為22,755元。這與2018 / 19學年「薪酬範圍」($21,680 – $38,550)的起薪點相差不足5 %。

這或多或少反映「薪酬範圍」的起薪點保障,在中位薪酬資助的一筆過撥款模式下,對保障資深幼師獲得合理薪酬的幫助有限。而由於薪級表遲遲不見落實,資深教師面對專業前景不明朗,相信是免費幼教政策推出後,幼師流失率不減反加的原因之一。因此,政府須加快落實薪級表的步伐,為幼師建立專業階梯,才能促進幼教專業的健康傳承和發展。